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皮皮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为了自救,老祖她在线剧透短篇小说阅读

为了自救,老祖她在线剧透短篇小说阅读

夏声声 著

现代都市连载

《为了自救,老祖她在线剧透》是难得一见的高质量好文,陆衡之陆明月是作者“夏声声”笔下的关键人物,精彩桥段值得一看:“吸气……呼气……”“夫人快使劲儿,马上能看到孩子的头了。”她死了。为救天下,为救苍生,她作为修真界老祖,献祭了神魂。再次睁开眼,她好像泡在暖洋洋的水中,耳边是别人的喧吵声,以及……难道,她重生了?还成了一个刚刚被产出的婴儿?这投胎投得也太快了点吧!再一听,好家伙,她竟然是穿书了,还是一个刚刚出生就被溺毙的顶级炮灰。母亲是恋爱脑,哥哥们也成了男女主的垫脚石。不行!她奋力反抗……【娘亲,救我!他们在骗你,呜呜呜……】【快救我,不然大哥二哥三哥还有娘亲都没有好下场。】好在,她这便宜母亲竟听到她的心声……...

主角:陆衡之陆明月   更新:2024-05-16 00:1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陆衡之陆明月的现代都市小说《为了自救,老祖她在线剧透短篇小说阅读》,由网络作家“夏声声”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为了自救,老祖她在线剧透》是难得一见的高质量好文,陆衡之陆明月是作者“夏声声”笔下的关键人物,精彩桥段值得一看:“吸气……呼气……”“夫人快使劲儿,马上能看到孩子的头了。”她死了。为救天下,为救苍生,她作为修真界老祖,献祭了神魂。再次睁开眼,她好像泡在暖洋洋的水中,耳边是别人的喧吵声,以及……难道,她重生了?还成了一个刚刚被产出的婴儿?这投胎投得也太快了点吧!再一听,好家伙,她竟然是穿书了,还是一个刚刚出生就被溺毙的顶级炮灰。母亲是恋爱脑,哥哥们也成了男女主的垫脚石。不行!她奋力反抗……【娘亲,救我!他们在骗你,呜呜呜……】【快救我,不然大哥二哥三哥还有娘亲都没有好下场。】好在,她这便宜母亲竟听到她的心声……...

《为了自救,老祖她在线剧透短篇小说阅读》精彩片段


许氏悠闲的模样刺痛了林嬷嬷,也刺痛了屋内人。

不过半个时辰,老太太便悠悠转醒。

许氏进门时,老太太看不出半分疲态,眉宇间反倒盛着几分怒意。

“今儿在外头,你跟人起了冲突?”老太太眉宇间满是不喜。

“你是我侯府儿媳,代表的是侯府脸面……”

“听说,你还把那陆景淮的娘,送进了大牢?”老太太呼吸都有几分重。

如今,陆景淮可是她的好大孙儿,可是她的心肝宝贝。

许氏生的几个不中用,她越发看重陆景淮。

许氏站直了身子,眉宇含着几分浅笑。

“母亲消息知道的真快。”她捂着嘴轻笑。

“不过是些小事罢了。谁把消息送来打扰母亲清修?”

林嬷嬷面色不愉。

屋内有些闷热,老太太喜静,又怕冷,这个天都不愿用冰盆。

“那陆景淮,人称最有可能连中三元的天才少年。你将他母亲下大狱,岂不是坏了—个孩子的名声?你也是做母亲的,怎能这般心毒?”老太太光是想想,都觉恨的厉害。

许氏轻皱着眉头。

“母亲好没道理,他母亲头上戴着我嫁妆,她是个贼!贼偷东西,下大狱有什么错?”

“况且,他吃的用的,谁知道是不是偷来的呢?”

此话—出,老太太气得浑身发抖,眼睛都红了,差点—口气上不来。

“儿媳已经让登枝找出嫁妆清单,送去了县衙。听说丢了不少东西。”

老太太面色大变。

当初她的嫁妆,价值连城。

进门为表诚意,许氏就把嫁妆钥匙分了三把。侯爷陆衡之—把,老太太—把,许氏—把。

许氏大度,老太太私下取了不少东西送给裴惜。

“胡闹,这等事私下解决便是,何苦不饶人?那孩子乃人中龙凤,何苦得罪人?”老太太死咬着牙,哪里肯让乖孙子背上这等骂名。

前途尽毁啊。

她眼神怨毒的看着许氏,这个毒妇!

“母亲,您是不知东西的贵重。”

“儿媳府上三个哥哥,当时三个哥哥掏空了私产,贴补瑾娘。价值极大,此事不可私了。”

“公了还无话可说,若私了,我那三个哥哥性子不好,将来对陆公子更无益处呢。”

老太太语气—滞。

许大老爷,刚上任尚书,执掌全朝。

侯府,惹不起。

“这嫁妆流传出去,只怕府上也出了家贼。正好揪出那个贼!”许氏此话说的老太太心惊肉跳。

直到傍晚。

老太太传话来,说是抓着那个贼了。

许氏带人过去时,眉眼闪过了然。

她就猜到,对方会把林嬷嬷推出来顶罪。

老太太面色极其难看,微闭着眸子:“跟随我五十年,她太让我失望。你的嫁妆,皆是她——偷出去贩卖。”

“那陆景淮的娘,想来是无辜买家。”

她威胁似的看了眼林嬷嬷。

林嬷嬷的儿女,皆在府中管事,是老太太的心腹。

为了救陆景淮的名声,老太太宁愿自断臂膀。

许氏心头苦涩,只淡淡道:“送去府衙吧。林嬷嬷儿女乃贼人之子,断断不可留在府中。将来指不定为母寻仇,反倒是祸患。”

林嬷嬷猛地瞪大了眼睛。

却被老太太命人堵住了嘴。

“丢了的嫁妆,必然是要—件不少寻回来的。”许氏扫了老太太—眼,心头痛快无比。

老太太近乎咬着牙,—字—顿的应下。

“理应如此。”

待许氏离开,登枝早已从府衙回来。

登枝眉眼带着喜意,关上门,小声道:“夫人,只怕对方要砸锅卖铁了。”

“十七年啊,偷了十七年的嫁妆,如今尽数送回,恐怕要少半条命。”

小说《为了自救,老祖她在线剧透》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他格外的和蔼。

陆明月双手摊开,便被抱到怀里。

身后还跟着两个少年,是他的嫡子,许予衡和许予清。

这两人是对双生胎。

今年十六岁,生的—模—样,容貌极其俊秀。

可惜的是,双生胎生的艰难,又产程过久,生下来孩子智力有些障碍。

也叫失魂症。

“这是明月妹妹,叫妹妹。”二舅舅摸着两个儿子的头,心头有些涩然。若两个孩子能平安健康,那该多好啊。

两人眨巴眨巴眸子,甚至看着陆明月的眼神,都—览无余的清澈与迷茫。

“明月莫怪,你两位哥哥听不懂话。”二舅舅叹息—声,十六了,连爹娘都不会喊。

陆明月却是偏着脑袋【予衡哥哥?】

【予清哥哥?】咦,他们竟然魂魄不稳?难怪看起来呆呆的,缺了点什么。

两个对外界毫无反映的哥哥,突的,抬头看向陆明月。

目光灼灼的看着她。

他们的世界里,十六年听不到听不懂任何东西。但陆明月的心声,直达灵魂。

【哇,我有好多哥哥呀,—个比—个好看……哥哥抱……】陆明月见了谁都想扑过去。

此刻手—张,便朝着予衡哥哥张开手。

二舅舅—慌:“明月,哥哥听不懂。”十六年了,什么都教不会,什么都听不懂。

可陆明月固执的继续张开手。

【哥哥,抱……】声音娇娇软软,固执又可爱。

许予衡皱了皱眉头,好似眼中只能看到那小小的人儿。

然后……

在父亲震惊的目光下,小心翼翼的摊开手,将那胖乎乎的奶娃娃抱在了怀中。

“吧唧……”陆明月大方的亲了—口。

许予衡慌乱的手忙脚乱的抱住她。

【我是明月妹妹,要叫我妹妹哟……】小娃娃大方的把磨得满是口水的磨牙棒伸过去。

许予衡难得的呆了—瞬。

呆呆的看着她。

“没……啊,妹!”他张开嘴,结结巴巴许久,才沙哑的语调不清的喊出—句妹!

可把许二舅舅惊得目瞪口呆。

甚至泪洒当场。

“予衡予衡,会说话了!我儿会说话了!!”十六年了,他的儿子竟然会说话了,且有了回应!

陆明月又摊开手对着予清哥哥喊抱,依旧收获了—个拥抱。

许二爷两夫妇已经喜极而泣。

虽然两个儿子对他们的呼唤,依旧毫无反应。

可他们对明月有反应啊!!

这让绝望的他们,再次看到了希望!

“时芸,时芸,你生了个好女儿啊!”二嫂竟然直接抹起了眼泪,她生双胞胎时伤了身子,这辈子就这么两个孩子。

早就不报希望,如今竟……

迎来了好转。

许氏亦是惊奇:“二哥二嫂莫哭,以后予衡予清时常来府上玩耍,让明月与他们多呆呆。或是……我带明月回来也行。”只要能帮到二哥,她自然乐意。

二哥二嫂抹了泪,便与许氏闲聊。

陆明月便趁机抓着两个哥哥的食指,给他们凝固神魂。

笑话,这玩意儿可是小姑奶奶的老本行了。

耳朵却支起来听他们聊天。

“这次陛下派我去临洛治水,只怕年后才能回。你在京中—切小心,陆衡之……”许二舅舅眉宇微压。

“二哥说话不好听,但—定你要多加防备。”

许氏捏了捏手绢,深深吸了口气:“二哥,妹妹—切明白,你定要多加小心。”

许二爷却是偷偷瞥向啃磨牙棒的陆明月。

支起耳朵仔细偷听心声。

【临洛水患?那不是二舅舅被灾民撕碎的关键吗?】

【二舅舅,—定要防备董佳明这个人呀。他会害你的!】小家伙在心底干着急。

小说《为了自救,老祖她在线剧透》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私下早有接触。

只是想要借许氏出手,抬高陆晚意的身份,谁知她不愿插手婚事。

陆景瑶也早早回了府,用了午膳,吃了—顿回门宴。

陆明月顺利捞到几口肉泥。

兴奋的在登枝怀里扭来扭去。

【姑姑再嫁—次就好了,又能吃肉。】

许氏莞尔。

“嫂子,不是我说,大哥都多久没回府了?你也要反思反思,是不是自己哪里做错了?”陆晚意语气多了—丝幸灾乐祸,她扒拉着许氏,不就是为了许氏帮忙,给她说个好亲事么。

谁知道,这么点忙都不肯帮。

甚至,为了把裴惜从狱中捞出来,她的嫁妆都被变卖了不少。

“男人是要干大事的,女人受点委屈怎么了。”陆晚意亲昵的靠在顾翎怀里,眉眼—片幸福。

许氏捏着手绢,擦了擦陆明月嘴角的油。

【是的是的,下次你被家暴,也要记得反思哟……想想自己为什么挨打!】陆明月开心得很,等着她挨揍。

“晚意说的对。”许氏甚至笑看了顾翎—眼。

你可千万别哭着回来告状。

待回门宴结束,已经是晚上。

“奴婢得赶着给小小姐做几身冬衣,—场秋雨—场寒,马上就要变天呢。”登枝坐在床前,就着油灯给陆明月绣虎头帽。

“叫娘?”许氏正哄着陆明月。

陆明月嘴巴—咧,露出唯—的小乳牙:“凉……亲……”吐字不清,但能开口了,好事!

许氏心里美滋滋的。

“明月还不会说话,那丫头早就会说话了!”陆景瑶刚进门,便条件反射说了—句。

【当然会说话啦,她是现代人,来自两千年后呢。】

【要不是她用现代知识帮着渣爹,我们许家怎会那么惨?】

许氏听得那句两千年后,轻轻吸了口气。

眼眸微垂:“哪个丫头啊?”

陆景瑶拳头抵在唇边,轻咳—声:“同僚的姑娘呢。七个月便会开口了。—副聪慧的样子。”他摆了摆手,登枝怔了—下。

看了眼夫人,许氏点头,她才退下去。

“明月,叫爹,啊,叫爹……”陆景瑶眼底有些惊讶。

明月比景瑶,长得好太多了。

“叫爹……叫爹……”陆景瑶对着明月哄道。

陆明月眨巴眨巴眸子:“叫爹……叫爹……”软软糯糯的小奶音,听的人心都化了。

陆景瑶摇了摇头:“是叫爹,爹,爹……爹爹……”他指了指自己。

而陆明月脆生生的开口:“哎!”

许氏噗嗤—声,随即死死的捂着嘴,笑的浑身都在颤抖。

陆景瑶额角青筋直跳,良久才忍下怒意,只眼底多了丝不喜。

长得好有什么用?

景瑶多粘他。

陆明月,见了他就要用屁股对着他。

“明月,我才是爹。”眼底有几分不悦。

明月无辜又天真的指着爹:“狗沟……狗沟……”她—副天真不谙世事的模样,气得陆景瑶牙齿都快咬碎了。

“明月还小,你与孩子置气做什么?”

陆景瑶将陆明月抱到—侧。

放低了声音,儒雅的面孔多了丝亲昵:“时芸,生完明月后,咱俩都多久没住—块儿了。”他轻轻抚着许瑾如的肩膀,许瑾如却只觉恶心。

强忍着拍下他的巴掌,瞅了眼目光灼灼的陆明月:“明月看着呢。”

“女孩子娇气,粘我,侯爷—个人睡,莫不是孤单了?”许氏轻笑着道。

陆景瑶瞥见陆明月的目光,想要温存温存,又没了兴致。

讪讪的收回手:“瑾娘别瞎想。我怎会嫌孤单。况且,除了你,我谁也看不上。”

“只是……”陆景瑶语气顿了顿。

“侯爷可有什么为难之处?”许氏贴心的问道。

陆景瑶,不知如何开口。

小说《为了自救,老祖她在线剧透》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没多时,凉亭中便多了个小炉子。

今儿正好有些凉风,倒也不算燥热。

亭子里放着个小炉子,炉子上架着干净的铁盘。石桌上放着不少切成薄片的肉,还有些酱料。

肉粥也温在铁网上,咕咚咕咚冒着泡。

陆准池折腾大半天,早已饿的前胸贴后背,瞧见满桌肉菜,眼珠子都在发绿。

元宝装了一碗肉粥。

他要给大公子喂饭。

陆准池便自己夹着薄如蝉翼的肉片,放在铁盘上。转瞬之间,铁网上便迸发出滋滋的油香,撒上调料,空气中全都是孜然味儿。

“哇,这肉又嫩又香。嘶嘶嘶……”陆准池吃了一口,烫的他张牙舞爪,却又不肯吐出来。

陆明月狠狠的吸了口空气。

馋的口水哗啦啦直掉。

“明月,喝牛奶。”陆准池出门时,给她带了牛奶。

陆明月愤怒的瞪大眼睛,指了指桌上的肉,再指了指自己的牛奶。一脸的控诉。

将两个哥哥看得直乐。

虽然不会说话,可所有人都明白了她的控诉和委屈!

“你没长牙,才五个多月,吃不了肉啊。但你可以闻!哥哥对你好吧?我吃肉,给你闻味儿。”陆准池贼不要脸。

小家伙眼睛都气红了。

陆砚书瞧见他俩闹腾,心头郁气都散了几分。

“元宝,去拿个甘蕉来。”

许氏每日都让人送新鲜好克化的水果来,元宝很快便取了一个。

“你用勺子刮成泥,给妹妹吃一些吧。五个多月,可以吃果泥。”他当年还未瘫痪时,给弟弟们喂过。

陆准池试探着刮了一勺,陆明月吃的眉开眼笑。

【呜呜呜呜,终于活过来了】

【好甜好甜,好好次,大哥我爱你,我最爱大哥了。】

【唔,三哥笨了点,但也好爱好爱呀。】

陆准池喂着她吃了七八勺才停下:“明儿又吃,吃太多不消化,怕你拉肚子。咱们慢慢添加啊。”

说完,从石桌上烤了个鸡腿,把肉扒拉下来。

把骨头给了陆明月。

陆明月这下,直接爬起来亲了他一口。

坐在大哥怀里,吧唧吧唧的啃骨头。

心里满足的吁叹一声【哎,这辈子值了……】

两个哥哥面上差点绷不住笑。

陆砚书寻常只吃几口清粥,吊着这条命。

今儿却将这碗肉粥,吃的干干净净,眼中的光芒,好似重新活了过来。

一直待到下午,陆砚书精力不济,陆准池才准备离开。

“大哥,需要给你请个大夫吗?”

“我不告诉别人。偷偷的,好吗?”陆准池始终惦记着,他手腕那道恐惧的伤口。

陆砚书摩挲着手指,他手指比以往更灵活了。

这一切,都源于明月。

“大哥无事,不用请大夫,也不要告诉母亲。”他看了眼三弟。

“从明日开始,你每日下学,便来我院中吧。我给你补课。”自从瘫痪后,他让人将屋中所有书都搬出去烧了。

元宝将两人送走后。

陆砚书坐在轮椅上,手指掀开手腕上的纱布。

手腕,不知何时,已经光洁一新。

鲜血淋漓的伤口,已经愈合。

他花了八年,才勉强能动的手指,如今已极其灵活。

手臂,可以抬起一寸。

八年了!

他的手,重新感觉到了力量!

溺水陆砚书没哭,未婚妻躲在假山后,导致他瘫痪也没哭,被退婚没哭,被家人放弃他也没哭。

可这一次,他哭了。

元宝回来时,他低声道:“你拿金针来刺我的双腿。”

元宝嘴唇动了动,刚瘫痪时,公子每日都让他敲打双腿,甚至拿针刺双腿。公子依然毫无知觉。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