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皮皮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七零军婚小辣媳精品推荐

七零军婚小辣媳精品推荐

栗子栗子栗栗子 著

现代都市连载

经典力作《七零军婚小辣媳》,目前爆火中!主要人物有温瑜邵文烨,由作者“栗子栗子栗栗子”独家倾力创作,故事简介如下:【无金手指不穿越不重生不经商不买四合院】温瑜和邵文烨,一个是沪市的娇娇女,一个是驻守边疆的战士,八杆子打不着的人,因为父母的包办婚姻,被锁在了一起。殊不知,这正合温瑜的意。为了嫁给心心念念的人,温瑜跨越千里,来到了西南边境。起初,邵文烨抱着得过且过的态度,只把温瑜当成搭伙过日子的人,后来发现,这位沪市来的娇娇女好像和他想象中的不一样。她娇气,但又坚韧。脾气好,却不是个受气包。邵文烨一步步沦陷。大院里的人都说温瑜脾气软和,好相处,可就是这么一个好脾气的人,居然被邵文烨气走了。温瑜回了沪市,此后的很多年都没出现在军区大院。刚...

主角:温瑜邵文烨   更新:2024-05-18 00:34: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温瑜邵文烨的现代都市小说《七零军婚小辣媳精品推荐》,由网络作家“栗子栗子栗栗子”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经典力作《七零军婚小辣媳》,目前爆火中!主要人物有温瑜邵文烨,由作者“栗子栗子栗栗子”独家倾力创作,故事简介如下:【无金手指不穿越不重生不经商不买四合院】温瑜和邵文烨,一个是沪市的娇娇女,一个是驻守边疆的战士,八杆子打不着的人,因为父母的包办婚姻,被锁在了一起。殊不知,这正合温瑜的意。为了嫁给心心念念的人,温瑜跨越千里,来到了西南边境。起初,邵文烨抱着得过且过的态度,只把温瑜当成搭伙过日子的人,后来发现,这位沪市来的娇娇女好像和他想象中的不一样。她娇气,但又坚韧。脾气好,却不是个受气包。邵文烨一步步沦陷。大院里的人都说温瑜脾气软和,好相处,可就是这么一个好脾气的人,居然被邵文烨气走了。温瑜回了沪市,此后的很多年都没出现在军区大院。刚...

《七零军婚小辣媳精品推荐》精彩片段


温瑜疼得脸色苍白,额头上冒出了细密的汗水,咬牙切齿道:“你不会提前打声招呼吗?”

“出其不意,就不会有心理负担。”

“合着我还应该感谢你?”

“不用谢。”

男人面色沉肃,一时之间让人分不清他是认真的,还是在开玩笑。

找到合适的木棍,帮温瑜做了个简单的固定,又检查了脚踝,幸好没有大问题。

“手。”

“嗯?”

“是不是翻墙了?如果着力点不对,手也会骨折。”

温瑜连忙摇头,“手没有受伤。”

邵文烨不放心,决定还是亲自检查一遍。

手一捏,温瑜倒吸了一口气。

没察觉到骨头有问题,邵文烨捞起她的衬衣袖子,从手腕到手肘之间,有一道深深地划痕,此时已经覆盖了厚重的血痂,不用想也知道,当时应该流了很多血。

邵文烨心口一阵窒息,她这么娇气,那个时候肯定又哭鼻子了。

本就面无表情的脸绷得更紧了,黑沉沉的,温瑜看着觉得吓人,于是缩了缩手。

“别动。”

温瑜胸口起伏了一下,“我都受伤了,你能不能不要这么凶?黑着一张脸,这是给谁看脸色呢?”

“没黑。”

温瑜叹了一口气,算了,这就是个木头,她跟他计较什么?

轻柔地拉起温瑜的手腕,当看到血肉模糊的掌心,邵文烨心里的自责渐浓,他已经用最快的速度赶来了,但还是让她受了重伤。

“这些都是皮外伤,不碍事的。”温瑜收回了手,比起落入狼窝的绝望,这点伤根本不算什么。

“你为什么不哭?”

除了一见面的时候因为委屈和害怕哭了,这会儿这么疼,她为什么不哭了?

温瑜有些摸不着头脑,这人说话真是奇奇怪怪。

“我们什么时候离开?”

“现在。”

邵文烨把人背了起来,避开她的膝盖,“左腿不要动,你可以趴我背上,省点力。”

现在不是矫情的时候,温瑜乖乖照做,双臂圈着邵文烨的脖子,整个人贴在了他的后背上。

那一抹柔软,让邵文烨的后背僵了僵,随后又当什么都没发生,背着温瑜出了这座让她无比绝望的小院。

远处跑来了两个人,看他们身上穿的衣服,是公安局的同志。

“邵同志,还是你厉害,我们把周围都找遍了,也没找到温同志,没想到她真的回了这里。”

这要不是有过人的胆识,一般人宁可在外面经历更多的磨难,都不会回到这个地方。

邵文烨问:“找到老巢了?”

那人点了点头,“其他同志已经跟上去了,肯定没问题。”

温瑜听得云里雾里,“你们早就到了?”

“对,天还没黑我们就到了,不过为了找到对方的老巢,一直守在附近,温同志,让你受苦了。”

温瑜神色一凛,“你们这么做自然有自己的道理,能一网打尽,也能避免很多人遭遇类似的事情。”

“温同志能理解就好。”

刚才那三人离开,一队人去跟踪,留了一队人继续找温瑜。

“我们也没想到温同志会在这里,毕竟刚才那几个人贩子还在呢。”

公安同志面带赞赏,“真是虎父无犬女啊。”

温瑜被夸得不好意思,“如果能抓到这伙人,也算是为民除害了。”

“没错,就是为民除害,人贩子最可恶,多少家庭因为他们支离破碎,还有那些受害者,这时候还不知道在哪里受苦,必须得严惩。”

温瑜点了点头,不想多说。

“对了,温同志,我们来得这么及时,多亏了这位老乡来报案。”

“为民除害,人人有责。”

这声音温瑜一听就分辨出来了,是和那个人贩子说话,为她拖延了时间的人。

真诚地向对方道谢,“如果不是您,我可能等不到现在。”

“害,我也没做什么,主要还是同志你脑子灵活,胆识过人。”

这要是在外面晃悠,可能他还没带公安来,小同志就被石头抓去别的地方了。

唉,没想到几十年的老邻居居然是吃人不吐骨头的恶魔,不用想也知道,以前丢的小孩和女人,都和这娘俩脱不了干系。

真是造孽,做这种丧良心的事情,也不怕天打五雷轰。

希望人贩子都能被抓到,并且被严惩!

温瑜受了伤,必须要去医院治疗,邵文烨背着她走了五分钟,把人放上车,让她直接躺在后座。

“小心腿,不要乱动。”

“知道了。”

一直被念叨,温瑜用复杂的眼神看了眼邵文烨,以前怎么不知道他这么磨叽?

看出了她眼神里的意思,男人只是平静地关上了车门。

对着一名公安同志招了招手,拿出十张大团结,“帮我转交给那位同志,这是给他的谢礼。”

如果不是他去公安局报案,他们不会这么快锁定目标。

转身上车,带着温瑜离开了。

那人没想到这么一个小小的举动,会得到这么丰厚的报酬。

想要推脱,但车子已经开远了。

看样子那位女同志对男同志很重要,不然怎么会愿意花这么多钱?

“他们是夫妻,昨天刚办酒席。”

“原来如此。”

剩下的事情交给公安局的同志处理,那人收好钱,也就离开了。


“哦。”

温瑜心情有些复杂,这莫不是给自己找了个爹?

邵文烨拿了筷子,把肉都挑到饭盒盖子上,送到温瑜面前,“都吃了。”

一份菜,五花肉其实并不多,也就五六片的样子,剩下的都是土豆。

不过能沾一点荤腥,就已经很不错了,这年头样样限额,有些人一年到头都吃不到两次肉呢。

温瑜不是缺心眼的人,想着邵文烨还没吃,于是只夹了两片就不碰了,解决完手里的馒头,放下了筷子,“我已经吃饱了。”

“把肉吃了。”

“吃不下了。”

温瑜的眼睛又大又圆,这会儿被她盯着,邵文烨语气不自觉地放软,“肉不多,不会撑着你。”

“暴饮暴食对身体不好,而且我刚才吃了两个鸡蛋,营养已经足够了,物极必反,很多时候适可而止就好。”

温瑜说得头头是道,邵文烨没法反驳,也就没再勉强她。

剩下的吃食,都被他解决了。

看着邵文烨吃她剩下的饭菜,那种别扭的感觉,又卷土重来了。

徐柔气呼呼地离开了病房,正想回家吃饭,突然看到了徐婉的背影,看她去的方向应该是医院食堂,于是脚步一顿,跟了上去。

邵家人各自有自己的工作,没有特殊情况,都是在单位上吃午饭,至于小宝,家里有人帮忙看着,不需要操心。

“徐婉。”

听到徐柔的声音,徐婉眼里闪过不耐。

转过身,低声问:“你怎么来医院了,是不是身体不舒服?需不需要我陪你去检查一下?”

一看到徐婉柔柔弱弱,说话温声细语的模样,徐柔就觉得心烦。

这人和温瑜还真像,都是装模作样的主,害得大院里的人都以为自己和母亲欺负徐她。

哼,两个装样子的人凑到了一起,以后邵家肯定会很热闹!

“我问你,温瑜不是走了吗?怎么又回来了?她还回不回沪市?”

“应该不回了吧,文烨对她挺上心的,肯定不会轻易把人放走。”

徐婉垂下眼帘,有些事情可以从别人嘴里说出来,但是这个人绝对不能是她。

“至于其他问题,你应该心里有数。”

“你别跟我打哈哈,我问的是她怎么受的伤?又怎么联系到的邵文烨,让他去接人?”

“具体的情况我也不清楚,你要想知道自己去查啊,反正只要你开口,爸都会替你做到。”

“就算爸没空查,妈也会帮你打听的。”

徐柔心里的火气散了大半,哼,不只是温瑜在家受宠,她在家也是很受宠的好吗!

“算了,问你也问不出来什么。”

三拳打不出个屁,这么窝囊的人也不知道邵文清当初怎么看上的她?

眼睛一转,看了眼徐婉的饭盒,里面装着两个馒头,一份炒青菜。

毫不客气地伸手,拿了一个馒头,“你身体不好,吃不了这么多,正好我没带粮票,帮你解决一个,省得浪费粮食。”

对此,徐婉已经习惯了,什么都没说,拿着饭盒去了靠窗的位置。

这会子食堂里人很多,把姐妹俩人之间的官司看得一清二楚,没娘的孩子真是惨啊,就因为父亲偏心,都二十七八岁的人了还得被妹妹欺负。

要是没嫁去邵家,指不定过的是什么日子呢。

周围人指责的眼神让徐柔如芒在背,匆匆忙忙离开了食堂。

可恶,怎么又忘记徐婉最会装可怜,搏同情的事了?

不用想也知道,明天大院里又要流传她欺负徐婉的消息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