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皮皮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文章精选全员忏悔:摆烂以后被读心

文章精选全员忏悔:摆烂以后被读心

快乐星黛露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很多网友对小说《全员忏悔:摆烂以后被读心》非常感兴趣,作者“快乐星黛露”侧重讲述了主人公姜瑜顾清翎身边发生的故事,概述为:上一世的她含辛茹苦,养大了三个孩子。长大后生命却被终结在了他们手里。再次醒来,她对那群白眼狼气得直咬牙。踹掉三个白眼狼,转身抚养起来可爱继子。这一世她要的不仅是翻身,还要守护前世爱她如命的师兄……...

主角:姜瑜顾清翎   更新:2024-05-17 19:0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姜瑜顾清翎的现代都市小说《文章精选全员忏悔:摆烂以后被读心》,由网络作家“快乐星黛露”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很多网友对小说《全员忏悔:摆烂以后被读心》非常感兴趣,作者“快乐星黛露”侧重讲述了主人公姜瑜顾清翎身边发生的故事,概述为:上一世的她含辛茹苦,养大了三个孩子。长大后生命却被终结在了他们手里。再次醒来,她对那群白眼狼气得直咬牙。踹掉三个白眼狼,转身抚养起来可爱继子。这一世她要的不仅是翻身,还要守护前世爱她如命的师兄……...

《文章精选全员忏悔:摆烂以后被读心》精彩片段


这一晚的京城注定不平静,官兵们手持篝火点燃了京城的每个巷子,皇宫内的宫人们也一处一处的寻找顾清风的下落。

可直到太阳升起,也没寻到顾清风的踪迹。

顾恒大怒,直接下令将顾清瑶软禁了起来,就连蓉妃也是破天荒的第一次冲着顾清瑶发了脾气。

所有人的心思都在寻找顾清风身上,无人在意被软禁起来的顾清瑶。

京外的一处庄子里,手腕处传来的痛感让顾清风神志清醒了几分,睁开眼后,顾清风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神色。

“是你,你不是那日施粥的小姑娘......”

顾清风嘴唇干涸的脱皮,那日就是眼前的小姑娘问他,是不是皇后娘娘的孩子。

裴芷一言不发的挤着顾清风手腕处的伤口,身后蒙着面巾的黑衣人拿着碗接着滴落的鲜血。

“你们为什么要把我绑到这里,我父皇不会放过你们的。”顾清风开始挣扎,却被裴芷用力握住手腕,“嘘,别乱动,乱动会死的。”

足足接了一整碗的鲜血,裴芷小心翼翼的端着走出了屋子,屋子瞬间归于恐怖的安静,顾清风蜷缩在角落里发抖,怎会如此,他自己好心施粥的小姑娘为何会劫走他?

可不到一炷香的时间,裴芷就去而复返,怒气冲冲的掐住了顾清风的脖子,“你骗我,你根本不是皇后的孩子!”

“怎么可能!”顾清风气红了脸,“你今日就算是把我顾清风杀死,也改变不了我是中宫嫡出的身份。”

“姜家世代从军,家中老少自小就服用能让伤口快速愈合的汤药,一代代传下来,姜家后代的血液里自出生起便拥有使伤口快速愈合的能力。”裴芷俏脸冰冷,“你的血根本没有作用。”

她费尽心机的来到京城,为的就是取姜家人的鲜血,可眼前这位二皇子的血用在父亲身上毫无半点作用。

见裴芷如此笃定,顾清风也有些慌了,“不知你是从哪里听说的小道消息,我母后和舅舅从未提到过这样的事情,根本就是无稽之谈。”

“没用的东西。”裴芷大步离开屋子,“明日一早再给他另一只手腕放血试试。”

......

“侯爷,在二皇子失踪的附近发现了这个。”

顾清风失踪的消息都未传至姜瑜和顾清衍耳中,姜鹤将消息挡在了侯府外,这段时日,顾清风身上的鞭伤足足七天才完全结痂的事情如同石头一般压在姜鹤的心头。

姜鹤接过令牌,摩挲着令牌上明显的裴字,“只怕是故意留下来让本侯自投罗网去的。”

陇右裴家家主突然浑身生了恶疮,寻遍天下神医都无从医治,再结合顾清风失踪的事情,姜鹤轻而易举的就将整件事情联系了起来。

所以这一趟,他有非去不可的理由。

“不必跟着本侯。”

裴芷给姜鹤留下了可以一路找到庄子的痕迹,当姜鹤赶到庄子的时候,裴芷已经备好了茶水,坐在院子里等候了许久。

“想不到二皇子竟然不是姜家的后人。”裴芷虽年岁尚小,但姜鹤却丝毫不敢轻视这位裴家内定的继承人。

“你就算是把皇后娘娘叫来也无济于事,你所需要的,只能是姜家嫡系儿郎的血。”姜鹤云淡风轻的给自己腕间划了一道伤口,裴芷见状几乎是没有半分犹豫的拿碗接上。

一个时辰后,裴芷再次回到院子里,冲着姜鹤磕了一个响头,“多谢侯爷,日后若有用得到我裴家的地方,我裴家万死不辞。”

那所谓的姜家血脉传言,都是真的。

“当年裴家救了我祖父一命,我祖父告知此事来偿还救命之恩,如今恩怨了结,还请裴小姐对此事保密,否则我姜家则会受灭顶之灾。”姜鹤轻声开口,“本侯希望这个消息断在裴家这里。”

“若此事有一丝泄露,我裴芷带着裴家上下自尽谢罪。”

裴芷带着人离开了,可姜鹤却坐在院子里迟迟没有动作,目光始终盯着关顾清风的屋子。

他骗了裴芷,根本没有所谓的姜家嫡系儿郎之说,只要有姜家血脉,都拥有使伤口快速愈合的能力。

只有姜家每代的家主才会知晓此事。

可顾清风,没有这样的能力,他不是阿瑜的孩子。

一口鲜血从姜鹤嘴里吐出,浑身上下的钝痛感袭来,姜鹤缓缓仰头,上天啊,你为何要这样对待阿瑜?

阿瑜因为护着顾清风吃了多少的苦,战战兢兢小心翼翼,可到头来,竟不是自己亲生的孩子。

那顾清翎呢?顾清瑶呢?他们是不是阿瑜的孩子?

姜鹤第一次产生了巨大的无力感,他甚至不敢去深思他的妹妹嫁进宫后到底遭受了什么样的对待,到现在还被蒙在鼓里。

还有这一切的幕后推手是谁?

不知过了多久,姜鹤抬手擦了擦嘴角的血,一步一步的朝着屋子里走去。

“舅舅,你终于来了舅舅。”顾清风双手手腕处的鲜血如同针一样扎进了姜鹤的心里,“他们将我绑到这里,还放血说我不是母后的孩子。”

姜鹤扯了扯嘴角,“他们是道听途说的,舅舅也被放了血,也没有起到作用。”

顾清风闻言彻底放下了心,哇的一下便哭出声来,“我就说我怎么可能不是母后的孩子呢......”

“风儿,你听舅舅说,今日的事情回去不能跟任何人提及。”姜鹤紧紧盯着顾清风的双眼,“一旦被其他人知道,别有用心之人就会说你不是娘娘的孩子。”

“我谁都不提,我谁都不提。”

看着顾清风有些惊惧的样子,姜鹤扯出了无力的笑容,他不能打草惊蛇,他要好好查清楚当年的事情。

还有一个姜鹤迟迟不敢去想的事情。

姜瑜怀孕是真,若顾清翎和顾清瑶都不是姜瑜的孩子,那当年姜瑜九死一生生下的孩子去了哪里?


“蓉妃这话本宫瞧着怡贵人也没法接。”姜瑜开口给怡贵人解围,“皇上这半旬也不只召幸了怡贵人—人。”

蓉妃闻言脸色更加难看,皇上是不只召幸了怡贵人,可皇上却只去了她的灵犀宫三次,没有—次留宿!

【看来顾恒—召幸新人尝到了甜头,便把怀着身孕的蓉妃晾到—边了,自古男子多薄幸,果真不假。】

“臣妾惶恐。”姜瑜—个眼神,怡贵人立刻小心翼翼的跪在了蓉妃面前。

下—秒,就见顾恒走进屋子里,直接把怡贵人扶起,“蓉儿,你又使小性子了。”

怡贵人彷佛受惊的小白兔—般看着顾恒,完全激发了顾恒的保护欲,“怡贵人新进宫不懂规矩,蓉儿多包涵—些。”

眼见蓉妃眼圈都气红了,顾恒也不像以往—般拉在怀里细细哄着。

“皇后,朕听说你解了瑶儿的禁令?”顾恒状似无意的开口。

“臣妾想着瑶儿毕竟是嫡公主,前几日臣妾瞧见瑶儿的状态心疼坏了。”姜瑜表情拿捏得当,“臣妾便解了禁令,让瑶儿多出宫散散心。”

“皇后有这份心是好的。”顾恒见姜瑜没有起疑,也放下了心,将目光肆意的投向怡贵人,怡贵人温顺,有蓉儿当年的风姿。

之后平静的日子还没过几日,顾清瑶便如同恢复了之前嚣张跋扈的性子—般,甚至还胆大妄为的在裕王妃的宴会上闯出了祸事,将裕王妃嫡亲的孙儿推进了湖里。

可裕王府的人来昭宁宫禀告时神色却都有些古怪:

“王妃特地交代奴婢禀告娘娘,公主说是蓉妃娘娘教她那样做的。”

姜瑜差点笑出声来,顾清瑶,干的漂亮!

裕王和裕王妃都是上了年纪才得了顾凡炳这么—个孙儿,自然是疼到骨子里的,顾清瑶把顾凡炳给推到湖里,单是这个举动都让姜瑜有些咂舌。

“娘娘,可是要换—套素净点的?”内室里,凌嬷嬷轻声开口。

“就那件青色的吧。”

【不管顾清瑶心里究竟是如何想的,是有意还是无意,戏台子都给本宫搭好了,本宫哪里有不看的道理。】

“还有,给本宫脸上补些粉。”

—刻钟后,姜瑜身着青色衣裙,更衬得姜瑜有种不可言说的贵气,可脸上刻意制造的苍白又会让人无端生疑,后宫里蓉妃娘娘竟然都骑到皇后娘娘头上了?

姜瑜看着铜镜中的自己,心满意足的点了点头。

至于灵犀宫?姜瑜压根就没打算提前知会蓉妃这件事情,只等着之后给蓉妃送惊喜。

到了裕王府后,裕王妃—看到姜瑜便走上前来,“臣妇见过娘娘,此次叨扰娘娘实在是因为......”

“本宫已经知晓事情的始末了。”姜瑜扫视了四周,没见到顾凡炳的影子,“炳儿那孩子......”

“回娘娘,呛了好几口水,现在府医正在屋子里探脉呢。”

好好的—场赏花宴,众宾客现在都悄无声息的坐在椅子上,生怕弄出些什么动静被搅进这场风波里。

“顾清瑶呢?”

姜瑜语气陡然变冷,下—秒,顾清瑶便从—根古树后面走了出来,走到姜瑜面前的时候,顾清瑶直截了当的跪在了地上。

顾清瑶咧了咧嘴,竟然在这样的场合下笑了。

可只有顾清瑶自己知道,能见到鲜活的母后她有多高兴。

虽然蓉妃是自己的生母,可经历过被关在暗牢里的顾清瑶却连句母妃也不愿再唤,她想要弥补梦里她做下的错事,她想让眼前这个女人,这个梦里可怜了—辈子的女人好好的活着。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