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皮皮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太子妃她柔美可人:冷酷太子掌中宝完整作品

太子妃她柔美可人:冷酷太子掌中宝完整作品

芙宝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太子妃她柔美可人:冷酷太子掌中宝》是作者“芙宝”的倾心著作,束玉绾宋谨戈是小说中的主角,内容概括:竟对她来说,太子活着顺利登基,才是最重要的。至于邵氏冤不冤枉,也顾不得那么多了。母女二人说着说着,便到了皇觉寺门口了。最后这一段路,只能下来走了,马车是驶不进去的。母女二人刚下马车,对面的马车上也走下来一个女子,白衣飘飘的,很是清丽,身边跟着好些丫鬟,阵仗不小。待看清人,束玉绾直挑眉。......

主角:束玉绾宋谨戈   更新:2024-05-16 00:1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束玉绾宋谨戈的现代都市小说《太子妃她柔美可人:冷酷太子掌中宝完整作品》,由网络作家“芙宝”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太子妃她柔美可人:冷酷太子掌中宝》是作者“芙宝”的倾心著作,束玉绾宋谨戈是小说中的主角,内容概括:竟对她来说,太子活着顺利登基,才是最重要的。至于邵氏冤不冤枉,也顾不得那么多了。母女二人说着说着,便到了皇觉寺门口了。最后这一段路,只能下来走了,马车是驶不进去的。母女二人刚下马车,对面的马车上也走下来一个女子,白衣飘飘的,很是清丽,身边跟着好些丫鬟,阵仗不小。待看清人,束玉绾直挑眉。......

《太子妃她柔美可人:冷酷太子掌中宝完整作品》精彩片段


“我?”

束夫人点点头:“你都多久没出门了,现在对外说你在这里礼佛,我带你去庙里走走,旁人也没什么可说的,出去透口气吧。”

“那我便和娘一道,去为嫂子们祈福。”

这一个多月,她也确实比较烦。

自从上次跟太子夜谈之后,太子对五皇子仍旧十分好。

她不知道,究竟是太子不动声色,还是并没有找到五皇子有不轨之心的证据。

若是她推断错了,五皇子现在还干干净净,赵轻轻也没跟五皇子联系上,安定侯同意安少虞娶赵轻轻真的是因为爱子?

那......

太子会不会对束府和哥哥产生芥蒂?

东宫。

太子看着手中的暗卫递过来的情报,久久没有说话,最终还是扯起唇角,释然一笑。

既然养不熟,就不养了。

......

阿青推门进来:“殿下,皇上传召。”

太子将手中的纸丢入火炉。

阿青替太子换了身衣服,便去往承乾殿。

“父皇。”

“谨儿来了。”

皇上坐在书案前,看到太子来,沉沉的思绪才收了起来。

“过几日,去一趟皇觉寺吧。”

“是。”

过几日,是母后的生辰,他本来也想最近去一趟,父皇大约也是想母后了。

太子不知道该说什么,这种时候,一般都是沉默着。

“当年朕就是在皇觉寺的后山碰到你母后的。那时候,朕还不是太子,只是你皇祖父众多儿子中的普普通通通的一个。”

“你母亲是魏国公府的嫡小姐,不仅美貌惊人,才华横溢,还温婉良善,朕第一眼见她,就被惊艳到了。”

“从那以后,朕便暗暗努力,争取势力,使了无数手段和心计,终于娶到了你母后,坐上了皇位。”

“可惜没过多少年,她就走了,就给朕留了个你。”

洪公公也在一旁跟着抹眼泪。

太子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听皇上说起此事。

原来父皇和母后还有这样一段,趁机说道:“所以我也得找个倾心之人,将来才有动力保住皇位。”

皇上听了,都从伤感中回过神来:“不管找不找得到,都只有一年半的时间!”

几天后。

天气晴朗。

束夫人和束玉绾一起到了皇觉寺。

月儿太小,束玉绾怕累着了孩子,便没有带,留了赵妈妈、乳母等人照料。

快到寺庙附近时,马车明显多了起来。

“这皇觉寺不愧是皇家寺庙,真是香火鼎盛啊!”束玉绾忍不住感叹道。

“是啊,尤其是近些年,魏皇后过世后,在皇觉寺点了长明灯,太子常常过来,引得上京的闺秀们是常常往这儿跑。”

说着压低声音道:“这太子也不知道是为什么,一直不娶太子妃,皇上竟然也由着他。”

束玉绾笑着摇摇头,她也好奇,但是她也不知道为什么。

上一世,太子似乎是两年之后娶妻的,娶的是邵氏的小女儿。

但最后,似乎有风言风语传,说太子暴毙,便是邵氏害得。

究竟是不是,她也无从得知。

不管怎样,希望这一世,太子别娶邵氏女了,若真要娶,她少不得要去胡说八道几句,毕竟对她来说,太子活着顺利登基,才是最重要的。

至于邵氏冤不冤枉,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母女二人说着说着,便到了皇觉寺门口了。

最后这一段路,只能下来走了,马车是驶不进去的。

母女二人刚下马车,对面的马车上也走下来一个女子,白衣飘飘的,很是清丽,身边跟着好些丫鬟,阵仗不小。

待看清人,束玉绾直挑眉。


“等你们成了婚,定下来了,外面的流言蜚语也会慢慢平息下来的,赵姑娘正式成了我们安定侯府的媳妇,就不再是商户女,也没有随便什么人都能来打一巴掌的道理!!”

安少虞与赵轻轻听的眼光发亮。

这一天,他们等的太久了!

“老夫人!”魏氏不赞同道。

她是真想能拖一天是一天,哪一天能把这婚事拖黄了最好。

安老夫人眼神逼视魏氏:“就这么定了,你是做人婆母的,就不要和小辈一般计较了,该准备起来的就准备起来吧。”

魏氏气郁于胸:“妾身近日身体不适,不宜操劳,先下去休息了。”

说完气呼呼的走了。

安老夫人见了也不生气:“你母亲气不顺,过几天就好了,赵姑娘那边也早早准备吧,我们安定侯府会尽快派人去商定具体事宜。”

“谢祖母!”安少虞高兴道。

“多谢祖母。”赵轻轻也跟着道。

安老夫人和身边的江妈妈都是一噎。仍旧僵着笑脸点了点头。

“你们也去吧。”

“是,祖母,孙儿告退。”

等人都走远了,安老夫人才垮下一张脸,对江妈妈说道:“也不知道把这商户女娶进门,到底对不对!”

江妈妈虽然不知道究竟为什么,侯爷和老夫人突然同意三公子娶那商女,却知道这母子二人是经过好生谋划的,便劝道:“老夫人既然您决定了叫三公子娶,娶回来以后再好好教教就是了,商户女子缺少规矩也是正常的。”

“但愿能教的出来吧。”

心中想着不知道这女子究竟有什么地方,叫五皇子如此信任!

等把她娶回来,安定侯府真正取得五皇子信任的时候,这个女人还是如此上不得台面,一定要把这个女人换掉。

实在是丢人现眼!

......

赵轻轻一回家,就立马跟她爹说了安定侯老夫人让她和安少虞尽快成亲的事情。

赵老爷已经听说了赵轻轻今天的事情,忧心道:“女儿啊,你是我的独女,以后咱们家的家产都是你的,你其实不一定非要嫁到安定侯府的,爹可以给你找一个上门女婿,你真的想好了吗?”

赵轻轻听了不高兴的噘嘴:“爹,我和少虞是真心相爱的,您为什么老想分开我们!”

赵老爷听了也不再劝,总感觉女儿和以前不一样了,具体哪里不一样,又说不上来......

赵老爷想不明白,总归是他女儿,索性给女儿准备嫁妆去了。

女儿会做生意,这几年,赵家的生意在女儿手上,比在他手上的时候好了不止一倍两倍。

具体现在有多少钱,他都已经不清楚了。

他就给自己留了一些赵家一直在做的老产业,其他那些女儿做出来的赚钱的生意,都给女儿带着了。

希望安定侯府看在这些钱的份上,不要为难轻轻。

赵老爷望望天,也不知道婧娟看到女儿高嫁进侯府,会不会高兴。

......

两方很快敲定了日子,定在了下个月,日子虽然赶,但是安少虞和赵轻轻都不介意,反而很高兴。

束玉绾的二嫂刘氏跟小姑子安少颜嘀咕:“三弟还真要把这商女娶进门。”

“您瞧三哥高兴的。”

刘氏看着小姑子沉如水的脸色,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得转了话题安慰她。

束玉绾也没想到,她把这两个人送上门的打了一顿,最后的结果就是这两个人尽快成亲。

从前总想着赶紧和离,一方面是继续做安少虞的妻子恶心人,一方面就是希望这两人能顺利成亲,不至于再搭上五皇子,将来逼迫束府。

小说《太子妃她柔美可人:冷酷太子掌中宝》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这天,束玉绾正在家中给月儿做衣服,便见青禾一脸抑制不住的愤怒走了进来。

“夫人,三公子居然真把要和小姐和离的事,写成告示,贴的到处都是。真的是太过分了!这让夫人以后怎么见人啊!”

束玉绾听完眼睛一亮,问道:“到处都是?告示上怎么说?”

青禾踌躇着,还是将手上的纸递给了束玉绾:“我让蓝叶去撕了一张回来。”

束玉绾铺展开,内容与前天晚上安少虞送过来的和离书一样,只少了将月儿交给她抚养这一条。

赵妈妈与青黛凑过来,一左一右扶着束玉绾,赵妈妈道:“夫人,切莫动气,您肚子还有小主子呢,动气伤了孩子可不值得。”

束玉绾见这三人都紧张的看着自己,哭笑不得,平稳了一下心情,郑重道:“我知道你们担心,但我已经不是以前的我,我不会为这事情伤心的,一点也不会有,我并不是那种和离了就得去死的女子,离开这安定侯府,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赵妈妈听的心中一惊。

青黛青禾却觉得小姐说的十分对,她们听小姐的。

“青黛,拿笔墨来。”

青禾小心扶着束玉绾坐下,束玉绾整理了一下思路,落笔写下一封家书,交给了青黛:“速速送回束府。”

“奴婢这就去。”

赵妈妈宽慰道:“夫人,事情也不一定就到了这一步,安定侯府的人想来不会由着三公子胡来的,咱们束府也不是什么小门小户。”

束玉绾神色淡然:“赵妈妈,我知道和离的女子一辈子要受人指指点点,可你看,我现在只怕也是要一辈子受人指指点点的,又有什么不一样呢。”

赵妈妈叹了口气,心中恨起了三公子,她家小姐如珠似玉,哪哪都好,三公子却不知道珍惜。

侯府里此时也闹翻了。

魏氏看着眼前的告示,气的头一阵一阵的眩晕。

随即大喝一声:“去,去把那个孽障给我叫来!”

魏妈妈小心道:“夫人,三公子已经被老夫人叫去了,现在人在福寿堂。”

“去福寿堂。”魏氏话没说完,人便一阵风似的走了,丫鬟仆妇赶紧跟上。

福寿堂里,安少虞跪在正中间。

安老夫人脸色阴沉沉的,问道:“虞哥儿,你告诉我,是不是那位赵姑娘给你出的主意?”

“不是。”安少虞急忙否认。

“那是谁给你出的主意?”魏氏进门,顾不上给老夫人请安,便问道。

“是玉绾。”安少虞犹豫了一瞬,还是老实交代,他怕祖母把责任归到了轻轻头上。

魏氏一噎,随即道:“你这孽障,是要气死我呀!玉绾是说了这话,但她哪是给你出主意,不过说句气话,你还当了真,真去贴告示,你这是要把侯府的脸丢光才开心吗?”

魏氏是真的心梗,这是她的幼子,她自幼宠着的。

大儿子是长子,要承担侯府的兴衰,她不得不严厉,到了小儿子这里,那慈母之心就再也控制不住了,怎么也想到,会把小儿子养成了如今这副不知事的样子。

“虞哥儿,当真是玉绾给你出的主意?”安老夫人坐在上首,双目紧紧盯着安少虞的眼睛,严肃的问道。

“是!”

“她是为了什么呢?”

安少虞低头,不知如何作答。

“说!”

安老夫人一声大喝。

安少虞心中一慌,同时爬上一缕浅浅的愧疚。

“她说我宁愿绝食也要与她和离,不和离的日子,以后估计也与和离差不多。不如成全我。”

魏氏听了这回答,闭了闭眼睛,她就说,怎么可能是玉绾出的主意,哪个女人会给自己的丈夫出主意与自己和离。她这三媳妇大概是伤心了,才说了这么些话,没成想,她这儿子竟拿来当成一个好主意了。

安老夫人也有些失望,原本还以为可以把责任推一部分到束玉绾的身上,应对束府的责问。

“老夫人,如今该如何是好呀?”魏氏一时也没了主意。

“虞哥儿,你说接下来怎么办?”安老夫人并不回答魏氏,而是问起了安少虞。

“我想和离。”

“和离,和离,那个商户女到底给你灌了什么迷魂汤!我告诉你,就算和离了,我也绝不会同意让那个商户女进门!”魏氏怒骂道。

“把三公子关起来,派几个小厮看着,谁敢放跑了三公子,就等着被发卖。”安老夫人端坐上方,冷静的吩咐道。

“祖母!”安少虞不愿,但无人理会他。

魏氏随即安排人去办了。

“安排马车,你随我一道去束府。”安老夫人道。

“老夫人,咱们去了怎么说呀?”魏氏愁道。

“难不成你想等着束府上门来问吗!”

“哎.....”

魏氏被凶了,都顾不上有情绪,满心都是无奈。

随即去了库房,选了好些贵重的礼物带上。安排好后,请了安老夫人,婆媳两个一道,往束府去了。

束府。

束夫人刚看完女儿的信,满心都是火气。

早先女儿写信回来说,她那女婿为了一个商女不顾孕妻要和离,她就想上门去安定侯府问个明白,为了不让女儿在夫家难做才生生忍住了,如今,这安少虞竟然丝毫不顾她女儿的脸面,把个告示贴的满上京都是,女儿想和离,她这个做娘的,无论如何也要支持女儿。

这会儿听门房禀报说安定侯府的老夫人并侯夫人来了,当即就去见了。

束夫人给安老夫人见礼,道:“老夫人安。”

又与魏氏微微见礼:“这是什么风把两位刮来了。”

束夫人极不客气。

魏氏心中不悦,但不好发作。毕竟如今这事情是他们家及不占理,来时也就做好不被待见的准备了。今天是跟婆母一起,就她自己一个人,都不知道束夫人见不见自己。

想想魏氏也就不生气了。

安老夫人开口道:“湘雅,我们今天上门,正是来赔礼道歉的!”

小说《太子妃她柔美可人:冷酷太子掌中宝》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安老夫人见了,便知道孙子不愿意听了,脸上表情再次寒了下来,冷道:“怎么,又不在乎祖母的身体了?”

“祖母,这件事情,我已经跟父亲商量过了,父亲已经同意我娶轻轻了!”

“不可能!!”

“至于玉绾生的孩子入了束氏的族谱,也未必不是件好事。”

“何况,和离的时候,玉绾确实要求孩子归她所有,这是她与我和离的条件,我是同意了的。入束氏族谱,也没什么要紧,不过一个姐儿,以后,我会有很多孩子的。”

“虞哥儿,你要不要听听你自己在说什么?”安老夫人不可置信。

“祖母,您不相信我,总该相信父亲吧!”

安老夫人对江妈妈道:“去,叫侯爷得空了,赶紧来我院子里一趟。”

“孙儿告退。”

安老夫人摆了摆手,便不再看他。

安少虞便退出福寿堂。

不过一会儿,安定侯便过来了。

“见过母亲。”

“虞哥儿说你同意他娶赵氏女?”

于是安定侯把跟虞哥儿商讨的经过,跟安老夫人详细的复述了一遍。

“母亲,依儿子之见,这对我们安定侯府来说,是一个机会。”

“虞哥儿把事情闹成这样,如今,想给他再娶个如束氏一般的世家女,只怕是难了。倒不如顺应这个势头,娶了赵氏女,旁人也只当我们是心疼虞哥儿,不会往别的地方想。”

安老夫人点点头,道:“如此说来,倒是个不错的机会。”

“只是束玉绾的孩子,上束氏族谱这事儿,实在太丢安定侯府的脸面。”

安老夫人把今日和魏氏一起去束府的情况,跟安定侯简单的说了一遍,“即使是让虞哥儿娶那赵氏,束玉绾生的孩子入束氏族谱,也实在不妥。”

“束氏一脉与太子关系亲厚,我们也不好与他们撕破脸。”安定侯为难道。

安老夫人也明白这个道理,只是咽不下这口气。

“此事,先放一放吧。”

“等后面找到机会,再找束氏算算这个账!”安定侯阴沉沉的道。

“哎!”安老夫人叹了口气。

心中仍旧十分不甘,这口气,无论如何她也咽不下。

“束氏如此欺人太甚,怎么也得让他们付出些代价!”

“您想怎么做?”安定侯问道。

“全然不顾夫家,让自家女儿生的孩子入自家族谱,自古以来,就没有这样的事儿!就算是皇家的公主生的孩子,也随驸马的姓氏。他束氏凭什么?莫不是束氏的女儿,比皇家公主还要尊贵?”安老夫人冷笑道。

安定侯眼睛一亮:“母亲说的有理!”

“儿子这就去办!”

不出几日,上京各处便流传出束氏女儿傲慢自大,目中无人的流言。

“这束氏的女儿啊!那时比公主还要尊贵呢?束氏女儿生的孩子,竟要入束氏族谱的!”

兴隆酒楼一楼说书的地方,一群人围着,听说书先生说着这几天的热门话题。

一个书生模样的义愤填膺:“这束氏,还是百年氏族呢?竟然如此不顾伦常!不管是什么原因,也没有将孩子记入女子族中的事儿!女子嫁了人,女子本身便已经是夫家的人了,何况生的孩子!”

“是啊!”

“就是啊!就没听说过这样的事儿!”

旁边围着的一群人,相互应和着,都认为这男子说的对极了!

“小姐,不好了!”

青禾急匆匆的走进青竹院。

“瞎说什么。”赵妈妈十分忌讳,一听这话就训了青禾。

“小姐好好的,还会一直好下去!你这小蹄子,把气喘匀了再说话。”

青禾停了下来,缓了口气,才回道:“妈妈我错了,小姐会一直好好的!”

小说《太子妃她柔美可人:冷酷太子掌中宝》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不出几日,束氏一族要造反的流言就在上京传的轰轰烈烈!

安定侯老夫人对着安定侯纠结道:“儿啊,说束氏造反是不是有点过啊?这很难让人相信啊!”

“不是我!”

安定侯黑着脸。

“我只让人传束氏过分娇惯女儿,没让人说造反!”

“那是谁做的?难道是束氏别的仇家?”

安定侯沉着脸:“说不定是束锦一那老东西自己放的流言!”

安定侯老夫人恍然大悟:“他们是想把事情闹大!”

安定侯烦躁的皱了皱眉。

安定侯老夫人一时也想不出什么好法子,有些后悔让儿子寻束氏的晦气。

“束氏造反?”

太子听着身边的小墩子把外面的流言说的绘声绘色,一时有些好笑。

“哎,玉扬,听见没,你们家要造反呢!”

束玉扬眉毛都没动一下:“哦?是吗?”

“既然如此,还请殿下看在我伴读的份上,借我点禁卫。”

太子忍俊不禁,由于束玉承是他的伴读,安定侯府那位三公子又满上京的贴告示,束府和安定侯府的事儿,他也了解一点儿,问道:“这是安定侯府往外放的流言?”

束玉扬漫不经心的道:“谁知道呢?”

太子也没再细究。

说束氏一族造反,只怕上到皇帝,下到满朝文武,也没人相信。束氏是纯纯的文官世家,没有一点兵权,拿什么造反?

也不知道为什么会传出这种流言,想来是与束侍郎的嫡幼女与安定侯侯府的嫡幼子那场名扬上京的和离有关。

束府中。

束玉绾听到青黛说外面在说束氏要造反,也是满心疑惑,前面说束氏女的还说得通,这造反,实在是来的莫名其妙。

安定侯应该没有这么蠢吧?

束玉绾去找她娘,也许她娘知道些什么。

“娘。”

“绾绾,你怎么来了?”

“听说外面都在说咱们束府要造反?”束玉绾笑道。

束夫人冲女儿眨眨眼:“你爹的意思,如此就没人揪着束氏女的名声了!”

束玉绾恍然大悟。

这倒是个好办法。

“不必担心,你爹聪明着呢!”束夫人很是自豪。

束玉绾见自家娘与荣有焉的样子,也是噗嗤一笑。

爹与娘的感情真好。

也是因为在这样的环境下长大,她也是期待夫妻恩恩爱爱的。所以上一世,她对安少虞一直抱有期待,始终盼着他能回头,直到他把赵轻轻带回府,她才知道,安少虞,不是她的良人!

这一世,她也不指望了,只要家人平安,就满z足了。

第二日。

刚一上朝,皇上身边的洪公公站出来唱道:“有事起奏,无事退朝!”

束侍郎便一个跨步跨出去,跪到大殿中间:“皇上!您要为微臣做主啊!微臣冤枉啊!”

“爱卿何事冤枉?”皇上有点迷茫。

“这几日,上京到处传的沸沸扬扬,说束氏要造反!微臣实在惶恐!”

“哦?”

“求皇上明察!束氏一族,世代清流,对皇上忠心耿耿,不知何人要逼死微臣啊!”

“爱卿放心,朕自然是相信你的。”

“谢陛下。”

“听说安定侯府与束氏,最近为了束大人和离归家的嫡女,所出女儿的姓氏问题,很有些矛盾呀!”太子闲闲的说道。

安定侯一听直冒冷汗。

迅速出列道:“不过是些私事,不值得一提。”

“怎么会不值一提呢?安定侯府之前不是上门说我们束氏一族欺人太甚吗?从那之后,上京便到处流传我束氏女捧的比皇家公主还尊贵!紧跟着,便流出束氏要造反!”

束侍郎转身对皇上行了个跪拜大礼:“微臣斗胆,拿此事叨扰皇上,请皇上为微臣小女与安定侯家的事儿评个理。”

小说《太子妃她柔美可人:冷酷太子掌中宝》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束玉绾道:“母亲,连枝姑娘,咱们走吧。”

束夫人点点头,带着束玉绾和连枝一起入内。

赵轻轻在身后喊道:“夫人这一巴掌我记住了,将来必定叫你们束府的人还回来!”

束玉绾转头意有所指的问道:“不知道是谁给的赵姑娘这样的自信呢?是那文不成武不就的安三公子吗?还是别的人呢?”

赵轻轻心中一紧,顿住了。

束玉绾眸色变深。笑了笑转身走了。

负责接引的小和尚赶紧把人引了进去。

“连枝姑娘怎么一个人来了寺里,还跟赵氏起了争执?”束玉绾轻轻柔柔问道。

连枝福了一礼:“束姑娘,我祖母今日身体不适,我母亲走不开,我来寺里为祖母求个平安。”

说着窘了一下“然后,然后背后说了几句那赵氏的是非,叫她正好听到了!”

“今日真是多谢夫人了!”连枝冲束夫人感谢道。

“谢什么!该我谢你!”束夫人扶起连枝,高兴道。

“谢你为绾绾说话,也谢你给了我机会,打那赵氏一巴掌!”

连枝也忍不住笑起来。

几人各自拜完菩萨,便留下准备吃个素斋。

寺庙阁楼之上。

太子刚看完一场好戏。

对阿青吩咐道:“请束姑娘来这边。”

“是。”

......

“娘,距离开席还早,我带着青禾出去走走。”

“娘跟你一起。”束夫人立即道。

“不用,我想自己走走。”

束夫人想了想,还是答应下来,想来是刚才的事情也叫女儿心里不太痛快。

“多带几个人,注意安全。”

“您放心。”

出了院门不一会儿,束玉绾便问道:“那人说的是太子?”

青禾捂捂心口:“是啊!小姐,不会是假的吧?”

“假传太子旨意?传话的是个公公?”

“是,小姐,听声音应该没错的。”

束玉绾左转右转,终于见到了阿青。

把其他人留在远处,玉绾和青禾二人上前,“公公有礼,不知可有信物?”青禾客气问道。

阿青闻言,拿出腰牌递过去:“我是太子身边的近侍阿青,腰牌为证。”

太子身边的阿青,玉绾还是听大哥念叨过的,见了腰牌,也就相信了,把腰牌递回去:“有劳了。”

“姑娘客气了。”

主仆二人跟着阿青来到阁楼。

“参见殿下。”

上次是为了印证五皇子的事情,私下见了太子一面,已经是不合规矩,不知道太子又叫她过来做什么?

“束姑娘不必客气。”

阿青上了茶,束玉绾犹豫了一瞬,还是上前坐下。

“不知殿下有何事?”

“上次束姑娘说过的事,孤已经查过了,确实......”

“刚刚见寺门口,姑娘叫那赵氏嘲讽,便问问姑娘有什么想要的,孤还你一个人情。”

束玉绾琢磨,太子这是要帮她杀了赵氏?应当不至于吧?

“叫殿下见笑了。不过是叫人说嘴两句,不是什么要紧事。”

“这赵氏,其实颇有些手段和新奇的主意,殿下难道不想加以利用吗?”

太子听了看束玉绾的目光越发好奇:“你不怕孤重用了赵氏,对你们束府不利?”

“怕啊!”

“刚才我娘还打了她一巴掌,她扬言以后要束府还回来呢?”束玉绾笑道。

“赵氏既然把宝压在五皇子身上,殿下招拢,赵氏也可能是个双面间谍,也可能转手就把殿下卖给了五皇子,五皇子便知道在您这边漏了馅了。”

“所以不如您派人卧底到赵氏跟五皇子身边,岂不是更可靠?”

“孤打算还你个人情,你倒给孤出起主意来了。”

束玉绾笑道:“我这不是怕您真要拉拢赵氏女吗,那我最大的靠山就没有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