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皮皮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精品全篇我在大唐卖军火

精品全篇我在大唐卖军火

柿子有毒 著

现代都市连载

今天安利的一篇小说叫做《我在大唐卖军火》,是以方二张伯为主要角色的,原创作者“柿子有毒”,精彩无弹窗版本简述:着程处默。“方大哥,你这动作不对,我扎一个给你看看。”说完,程处默就做了一个标准的马步动作。保持着动作的同时,程处默还一边说道:“马步是练习武术最基本的桩步,因此有......

主角:方二张伯   更新:2024-05-21 21:3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方二张伯的现代都市小说《精品全篇我在大唐卖军火》,由网络作家“柿子有毒”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今天安利的一篇小说叫做《我在大唐卖军火》,是以方二张伯为主要角色的,原创作者“柿子有毒”,精彩无弹窗版本简述:着程处默。“方大哥,你这动作不对,我扎一个给你看看。”说完,程处默就做了一个标准的马步动作。保持着动作的同时,程处默还一边说道:“马步是练习武术最基本的桩步,因此有......

《精品全篇我在大唐卖军火》精彩片段


“少爷,我这已经差不多快好了,您就让我回门房吧,住在您屋里,我这心里别扭的慌。”

柱子正准备出门活动,看到方二进了房间,连忙请示。

“你确定自己没事了?”

方二看了看柱子还包着纱布的肩膀问道。

“回少爷,我真没事了,不信你看!”

说着,柱子还拍了拍受伤的肩膀。

方二看他的动作,应该是愈合的差不多了:“那行,你就回门房去吧。多休息,彻底没事了再做事。”

“哎!谢谢少爷!那小的现在就去了。”

柱子说完,一溜烟儿的跑去门房了。

方二很无奈,这帮家伙,对他们好了反而不适应了。

刚准备去灶房找点吃的,程处默和尉迟宝林一起来了。

“方大哥,我来教你习武了!”

人还没进到内院,方二就听到程处默的声音了,连忙从正厅出来迎接。

“处默,你们这就下值了?这才什么时辰?”

看天色,也就才巳时,也就是九点到十点左右,这么早就下班了?李二这么好的么?

“我们两个好歹也是个小头头,哪能跟他们大头兵一样,这不马上吃中饭了么,想着来方大哥这蹭饭来了,军营里的饭实在是吃够了。”

宝林抢先开口了。

我去,翘班过来蹭饭,真不知道那军营里的饭有多难吃,能让他们这样子。

“行吧,那就先教教我,等下让小青给你们做好吃的,我进去换件衣服,咱们就开始。”方二回了屋子,将唐装脱了,换了一套运动服。

看到方二换好衣服出来,程处默和尉迟宝林好奇的摸着方二身上的衣服。

“方大哥,你这衣服是哪家铺子做的?看上去挺别致啊,以前从没有见过,而且这面料摸起来也舒服,说说,回头我们也去弄一套来。”

程处默很显然很喜欢方二身上的衣服。

“这可不是买来的,是我自己做的,只不过这种面料太稀少,等下次,再有了我给你们一人弄一套。”

方二扯了个谎,瞒了过去。

这玩意儿怎么说,系统兑换的?傻子才信!

“好,那就先谢过方大哥了,咱们开始吧。”

程处默看了看四周,内院很大,足有一两百平,院子的东南角,也就是靠近内院院墙那里空无一物。

“就那里吧。”程处默一指那边的空地。

“好。”方二点头。

三人来到空地站好。

“方大哥,你先扎个马步我看看。”

程处默看向方二。

方二学着后世电视里的样子,扎了个马步,双手握拳,双腿分开弯曲,蹲了下去,然后便一动不动的看着程处默。

“方大哥,你这动作不对,我扎一个给你看看。”

说完,程处默就做了一个标准的马步动作。

保持着动作的同时,程处默还一边说道:“马步是练习武术最基本的桩步,因此有

方二也不理会他们,将元宝重新包好,背在身后。

然后从柱手上接过马缰,翻身上马。

“张伯,看好家,等我消息,柱子,我们走!”

柱子还有另外两个家仆见状,也连忙上马。

四人四骑,往着庄子外面疾驰。

顺着大路一直狂奔。

一直跑了有差不多七八里路。

方二才想起来。

特么的,自己不认路啊!

“柱子,往长安城怎么走?”

“少爷,咱们去长安?那咱们走错方向了啊,应该往南啊!”

柱子想笑,又不敢笑出来,憋的满脸通红。

另外两个仆人也是低着头,肩膀一抖一颤的。

显然都忍的很辛苦。

方二尴尬了。

恼羞道:“想笑就笑,赶紧前面带路!”

柱子总算憋不住了。

一拉马头,就往来的方向走。

马在跑,人在笑。

听着柱子的笑声。

方二越发的尴尬了。

这尼玛。

方向何止是错了。

直接就跑反了啊。

四人一行,又跑回去七八里。

在庄口的岔路拐了一下,继续前行。

还好,没从庄子里穿,要不这脸丢大发了。

约摸跑了半个时辰。

过了渭河之后,远远的就看到一堵城墙在路的尽头。

黑黝黝的城墙,看上去很是厚重、雄壮。

四人下马,柱子接过方二的马缰。

“少爷,这里就是长安里了,前面就是开远门,可以直接到皇宫的,咱要不要过去看看?”

“咋?你还想进皇宫?”

方二乐了。

这要是放到后世,随便买张票就能进去,但是现在,除非你是朝中大臣,或是少点东西估计才能进去。

“哪能啊,咱就远远的看看。”

柱子摸了摸脑袋,嘿嘿的说道。

“先去牙行,等安置好了,再去看。”

几人顺利的进了城。

路面有十多米宽,这是长安的主干道。

两边很多挑着担子卖东西的。

多是一些吃食,或者针头线脑的东西。

和人问了路,四人四马,来到了一处牙行。

牙行的伙计正在门口站着。

看到四人连忙迎了上来。

“这位少爷,小的是牙行的伙计,您是想买宅子,还是想买下人?”

“有没有好一点的宅院?要大一些的。”

没等方二开口,柱子一边将马拴在门前的马桩上,一边开口问道。

伙计大喜,宅院,这可是大生意来了。

连忙将几人迎进牙行。

里面很大,几人随意在一张桌子前坐下。

伙计很快取来一叠纸张,都是一些宅院的信息。

“不知道这位少爷想买多大的院子?咱们这里现在挂牌出售的有两个三进的,还有一些两进的院子,敢问少爷钟意哪一种?”

伙计将资料分成两份,递给了方二。

“我先看看再说。”

方二接过资料,一边翻看,一边淡淡的回答道。

永宁坊,宅一座,两进,房七间,占地八分,售价800贯。

升平坊,宅一座,两进,房六间,占地八分,售价750贯。

。。。。。

永平坊,宅一座,三进,房十一间,占地一亩三分,售价2000贯。

常乐坊,宅一座,三进,房十三间,占地一亩五分,售价2600贯。

等看完这些,方二将资料放下。

“这两个三进的宅院,能否带我们过去看看?”

“少爷好眼力,这可是最好的两处宅院了,我跟掌柜的说一声,咱们就过去看。”

伙计满眼放光,三进的宅院,最便宜的那个都要两千贯钱,买卖谈成,肯定能得不少的赏钱。

没过多久,伙计便从里面又回来了,带着几人往宅院的地方去。

城内非军情不得骑马,只得将马交给牙行的另外一个伙计照看。

唐朝的长安城,整体布局是以坊为主。

类似现在的小区,将整个长安城分成很多格子。

每个格子便是一个坊。

坊与坊之间有围墙,有坊门。

宵禁时坊门落锁,不得出入。

坊内倒是可以走动。

先去的是常乐坊那个最大的三进宅院。

整个宅院坐北朝南,从外面看就很是大气。

后世来的方二哪里见过这么大的院子。

一直干到八级钳工都还住在单位分的两居室。

一进宅院便是门房一间,只有一个看门的老仆守在这里。

看到众人也不闻不问,将院门打开便不再管了。

“这是宅子原是一个姓孟的商人的,买卖赔了钱,便离了长安回乡去了,只留了这看门的老张头在这里守着,等宅子卖掉,便带着钱财回主家了。”

伙计见怪不怪的对方二解释道。

方二也不以为意。

三进,便是除了大门之外,还有两道院门,一共三个院子。

前院便是大门口的一个小院子,只有门房。

中间便是主房,也是主院,在东边有三间房子,是柴房、灶房和杂物房,西边也有三间房子,是客房,或子女住房。

正对着二进院门是三间正房,为会客厅和主卧房。

等到了第三进,则是一排四间的下人房。

院子很大,有一个篮球场这么大。

也有几个大陶缸,里面分别栽着各种绿植,其中一个还养了几条红色的鲤鱼。

方二也没说是不是合适,直接让伙计带他去永平坊的那处宅子看。

永平坊的这个宅院只有十一间,宅院也小了一些,整体格局都相差不大。

等看完宅子回到牙行。

由于原房主等着用钱,被方二狠狠的杀了一刀。

经过一番讨价还价,方二以两千二百贯买下了第一处,也就是常乐坊的那个三进的院子。

一个原因是这处宅子是够大。

另一个最主要的原因,则是这里靠近春明门,出了春明门也就出了长安,而且常乐坊的西边就是长安的东市,妥妥的商圈啊。

还有一个好处,就是常乐坊位于长安的最东边偏北的位置,北边就是道政坊,过了道政坊就是权贵们住宅圈。

交付了二十五两黄金订金,谈好等张伯到了再付尾款,方二和柱子他们便牵着马来到新买的院子。

站在大门口,看着朱漆大门。

方二满满的激情。

安家了。

贞观一朝,战事不少,但长安城内,终归是安全的。

“柱子陪我留下,你们两个回去通知张伯,把家里的东西都搬过来。”


县令有些痛苦的说道。

方二听了县令的话,呆住了!

他没想到事情居然这么严重!

至少五六千人吃不上饭,这还只是—个乡!

而国库空虚又拿不出钱来,难道就眼看着这些人活活饿死吗?

原本方二的想法是,粮食回来,酿酒肯定要雇不少的人,而且他拿到—千多亩地,也需要人去耕种,这样至少可以让几十上百个家庭能够有稳定的收入,可是和上千户人比起来说,这就有些微不足道了。

想到这里,方二咬了咬牙,下定了决心,然后说道:“大人,不瞒您说,我前些日子派了人前去江南购粮,最多—个月便回返,到时候,小子愿意拿出—部分来赈灾,还请大人前去主持分粮,这样,至少可以保证不至于有人饿死,不过这赈灾的名头,小子可顶不起!“

“方公子说的是真的?”

县令听了他的话,激动的拉着方二的胳膊问道。

“这种事情,小子怎敢胡说!“

方二咬着牙说道。

“那好!本县在这里替云门乡六千百姓,谢方公子大恩!“

县令起身,对着方二后退—步,然后躬着身子,深深的行了—礼。

方二吓的连忙跳起来躲到—边,连连摆手:“使不得,这可千万使不得!就当是那宅院和田产是小子拿粮食换的好了。“

六千百姓的活命之恩,这个方二可是不敢受的。

传到李二那里,可说不定是好事还是坏事呢!

这年代,民心是谁的?只能是皇帝的!

你—介草民,拿这么多的粮食出来收买人心,是想造反吗!

县令也不傻,听了方二的话便知道他在顾忌什么,于是便站直了身子,笑着说道:“哈哈哈哈,方公子说的对,就是拿粮食换宅子和田地,公平交易!“说完便对着门外的差役安排了几句。

没过多久,差役便拿着厚厚的—叠纸走了进来。

县令从差役手中接过来,递给了方二:“方公子,这便是那些田地和宅院的文书,都在这里了,从现在起,它们是姓方了!”

方二接过来,扫了—眼便递给了—边的小青,然后对着县令行了—礼说道:“多谢大人成全。“

“哈哈哈哈,不必,这是你应得的,不过丑话说在前面,如果云门那边有人闹事,这些我可是还要收回来的!“

县令笑了笑,然后突然严肃的看着方二说道。

“大人放心,—定不会,小子先告辞,回去准备—番,等粮食回来,小子再派人前来知会大人。“方二拍着胸脯保证道。

“好,那便不留方公子了,我等下便进宫,把那衣服送上去,来人,送方公子出门!“县令对着方二抱拳说道。

“麻烦县令大人为小子保密,千万别说这衣服出自小子手中,小子告辞了!”

说完,方二和小青便跟着—个差役往外面走去。

出了县衙,小青拍着胸口,长出了—口气,刚才在里面可把她给吓坏了。

“少爷,咱真要把粮食拿去给灾民们吃吗?那不是你准备酿酒用的吗?”

小青小声的在方二耳朵边问道。

“酿酒不过是为了赚钱,哪比的上这几千人的性命,而且,我估计管家这次会带不少的粮食回来,应该够用,好了,那件烫手的衣服总算丢出去了,走,回家!“

柱子没进县衙,—直在外面候着,见方二和小青出来,连忙牵着马迎了上来:“少爷,事情怎么样了?”

“放心,本少爷出马,哪有什么搞不定的!走!回家!”

小说《我在大唐卖军火》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程咬金站在一边也不再说话,让他提着斧子砍人可以,让他出主意,臣妾做不到啊。

尉迟黑子和他一样,也是只管打,不管理的主,懒的动脑子。

房玄龄往前走了一步,开口道:“皇上,以臣看来,不如先派出探马,去草原打探一番,看这消息是否属实,然后再派人去寻找那程将军口中的游方郎中,不知皇上意下如何?”

李二沉思片刻,看向杜如晦和长孙无忌:“二位觉得如何?”

长孙无忌捋了捋胡须,拱手道:“臣无异议。”

杜如晦也表示自己同意房玄龄的意见。

“那好,李绩,此事朕就交由你部去办,明日你就回并州去,务必打探清楚!”

“臣领旨。”

李绩刚从并州回来述职,并州距离草原很近,由他来负责这个再合适不过。

之后李二又安排了一些日常事务,便让众人退下了。

出了太极宫,程咬金揽着尉迟黑子的肩膀:“黑子,我那刚结识的小兄弟弄出一种好酒,明日一同前去?”

“能让你这么推崇,俺倒要试试你说的这好酒,明日同去。”

尉迟恭同样好酒,可以说这些武夫就没有不馋这一口的。

两人就这么勾肩搭背的出了皇宫。

次日。

方二从小青的床上爬了起来。

小青拿着衣服就在一边站着,正准备给方二穿上。

话说这种左一层右一层的衣服,大夏天的,稍稍一动就是一身的汗。方二这几天穿的是够够的。

丝毫没有顾忌一边的小青,直接从储物空间内取出一套现代纯棉唐装。

看着自家少爷手中凭白多出一套衣服,小青吃惊的张大嘴巴,看了看衣服,又看了看方二。

“少爷这戏法变的还行吧?”

方二对着小青挑了挑眉毛,玩味的脸上要多贱有多贱。

接着,又像变戏法似的,取出一件旗袍,递给了小青。

“呶,这是给你的,穿上会清凉许多,换上给我看看?”

小青接过衣服,打开来一看,两个眼睛都冒出了星星。

这么好看的衣服,还有这布料,摸起来真是丝滑,这样面的绣花也太精致了。

等等,不对,这上面绣的是凤凰!

小青连忙将衣服扔到了床上。

“少爷!这衣服您是从哪里来的?这上面绣的可是凤凰!赶紧烧掉吧,被人知道这可是灭族的罪过!”

小青说着说着都快哭出来了。

她真的被吓坏了。

龙、凤图案可只有皇家才能用的。

除皇家之外,任何人用了都是谋逆大罪。

方二也是一惊,他是真没在意上面绣的什么图案。

看了看小青被吓的苍白的脸,方二有些心疼了。

将衣服又收回储物空间,暗骂道,这狗日的系统太特么坑爹了。

不放心的又看了看自己那套,还好,上面只是绣了一只下山虎。

拍了拍小青的肩膀,安慰道:“行了,别害怕,这只是少爷的一个障眼法,你看,哪还有绣了凤凰的衣服?”

小青刚才眼泪都快出来了,这会儿往床上看去,哪里还有她扔过去的衣服。

“少爷,你真的没骗奴婢?真的没有那件衣服?那我刚刚还~~?

小青不敢相信的看着方二。

“真的没有,刚才是变了个戏法逗你玩的。等下次,我给你变一件你能穿的衣服,和刚才那件差不多的,没有凤凰的,这下放心了吧?行了,去给我准备洗漱的东西吧。”

方二看着她那惊魂未定的面容,也不再逗她了。

让小青自己先出去之后,方二三下五除二的将自己剥了个精光,换上了从系统兑换出来的纯棉唐装。

嘿,这下舒服多了。

衣服的尺码刚刚好。

方二穿着一身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的衣服,大摇大摆的出了厢房。

小青正端着水盆、毛刷还有青盐在门外等着,看到方二之后,再一次被惊到了。

一米七的个头,在这个时代已经是上等个头了,俊朗干净的面容,一身纯白唐装把方二没有一丝赘肉的身材,凸显的是淋漓尽致,上衣右胸一只下山虎,正在张口咆哮,衬托的方二格外的精神。

小青心里好像有小鹿在乱撞,以前怎么不知道少爷还可以这么帅的?

“怎么样?少爷我这身衣服,帅吧?”

方二挑着小青的下巴,坏笑着说道。

小青本身就被方二这身行头给迷的不行了,要想俏,一身孝,可不是说说玩的。

被方二这一个突然袭击,她感觉自己的腿都快软了。

两颊羞红的看着方二:“少爷穿上这身衣服,真是好看,就是奴婢以前从来没见过这样的衣服呢。”

“哈哈,少爷我会变的东西多着呢,以后有你吃惊的。”

方二说完,拿起那个DIY的毛刷沾上青盐开始往嘴里桶咕。

等一切都收拾完了之后。

方二来到了灶房,三个木匠已经开始了蒸酒。

管家买的酒不多,估计今天一上午就能全部蒸出来。

想着昨天夜里的贼人,方二决定增加护院的人手。

现在手上有银钱,不能再让自己处在危险之中。

柱子还在养伤,过去看了看,小青已经给他吃过药了,这会儿又睡着了。

喊上虎子和大力,方二便出门去,奔着西市就去了。

东市主要是一些本土的店铺,主要以民生物品为主。

而西市则是以牲口、奴隶,以及一些西方国家商人开设的店铺为主。

奴隶买卖在唐朝是合法的生意。

一些西方国家交战所产生的俘虏,也有一些犯官家眷或是下人被官府当做奴隶卖出,同样也有一些是无力抚养的家庭将自家的孩子忍痛卖出,或是自卖自身的,这些便是奴隶的主要来源了,这些都是合法的,在官府备过案的,都有官方出具的文书担保。

当然,也有一些是非法的,一些不法商人从偏远的地方拐来的,或是强行签署了卖身文书的。

方二要买的就是有官方文书的那种。

家里的三个木匠,便是在这里自卖自身,被柱子遇上了买回家的。

到了西市,一股子牛羊粪便的味道扑鼻而来,那叫一个酸爽。

方二皱了皱眉头,捂住口鼻,一边走,一边看。


方二在一边学着程处默的动作,很快就学了个七八分。

这么简单的动作,还有人在一边教着,再学不会那就是个猪头了。

程处默见方二已经学会了,便起身给方二指点着不足的地方。

方二慢慢完善着自己的姿势。

一分钟。

两分钟。

五分钟后。

方二脑门上就冒出了细汗。

只感觉自己双腿酸软无力,大腿上的肌肉都在颤抖,汗水慢慢的越来越多。

直到坚持了约有七八分钟的时候,方二再也支持不住,一屁股坐倒在了地上。

“卧槽!腿酸死了!”

方二揉着腿说道。

“哈哈哈哈,方大哥第一次,能坚持这么久已经很不错了,以后常练不辍,慢慢的就能越来越持久了。”

程处默看着方二狼狈的样子,却在一边赞许的说道。

神特么越来越持久。

老子本来就很持久好不。

程处默的话让方二无语了。

他现在不想说话,只想缓缓劲儿。

腿肚子一直在跳,膝盖酸软无力,这特么比跑五公里还累。

小青看到自家少爷这个样子,连忙把椅子搬了过来,扶着方二坐下。

接着就有两个新买来的丫环,很有眼力见儿的上去给方二揉腿捏肩。

感受着身上四只小手在来回的揉动,方二只感觉自己要堕落了。

“我说,处默兄弟,你那就没有什么速成的?这么练也太遭罪了!”

方二享受着丫环的服侍,歪着头看向同样搬了椅子坐下的程处默。

“方大哥,这习武本就是要勤学苦练的,哪有什么速成的法子?”

程处默摊了摊手,做了一个无奈的表情。

看看方二现在的待遇,他都有些眼红了。

想当年,他可是被自家老爹用鞭子抽出来的,哪里享受过丫环这样的服侍。

虽说他家里条件也算是不错了,可他爹防他跟防贼似的,就是不让他跟丫环太过亲密。

美其名曰: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

这怎么现在看起来,他程大公子就是这前半句了,后半句说的就是方二这丫的啊!

方二一直瘫了有小半个时辰,才缓过劲儿来。

尉迟宝林坏笑的看着方二:“方大哥,歇过来了吧,那就继续!”

“我去你大爷的继续,走着,去店铺看看,我得琢磨下怎么装修了。”

方二直接找了个理由就不干了。

他们二人还真没话说。

自家的商铺拿来入了股子,生意还是早些开张的好。

三人一行,带着一群下人狗腿子,走在大街上,别人一看这架势连忙就绕着走。

方二感觉自己貌似离纨绔不远了。

这尼玛,这两个货走在街上,总想找点事管管,看那眼神,好像谁不服就直接干的样子。

艹!官二代,果然在什么时候,都是牛批的存在。

一群人,浩浩荡荡的来到了朱雀大街和通化街的路口。

“方大哥,就是这两间店铺,老七,开门。”

程处默指着街口的两间店铺对着方二说完,就让身后的下人前去开门。

从他身后走出一个约摸三十岁左右的精壮汉子,从腰间取出一把钥匙就上前把门打开了。

朱雀大街是正对着皇宫的一条主干道。

而通化街离皇宫也只隔了两个坊。

不得不说,这个位置,估计有钱都买不到。

方二进了店铺,上下打量着。

这店铺估计以前就是开酒楼的,一楼摆放着十几张桌子,二楼和三楼是雅间,到了后院,我去,整个院子足足三四百个平方,另外就是灶房、仓库、柴房之类的足足四五间房子。

又到了另外一边,尉迟家的店铺,和程家的店铺几乎差不多大,只不过尉迟家的这个店铺,看上去之前应该是做客栈的,一圈看下来,方二心中就有底了。

“虎子,去找纸和炭棒来。”

坐在程家店铺一楼,方二的脑海中已经有了酒楼的雏形。

后世各种酒楼布局,他可没少见识。

身为一个八级钳工,没少被私企请去赚外快。

等虎子找来纸张铺在桌子上之后,将一根一头磨尖的炭棒递给了方二。

身为方二的贴身家仆,他知道自家少爷不喜欢用毛笔,总是喜欢用这种磨尖的炭棒写写画画。

方二也没办法,上次那么狠刷新,就是没刷到文具,每次用完炭棒,总是两手黑乎乎的,蛋疼。

回家就再刷新几次,家伙不顺手,难受啊。

看着方二在纸上写写画画的,程处默和尉迟宝林就尴尬了,两个武夫,根本看不懂方二画的什么东西。

画了一会儿,方二抬起头,一拍脑门儿说道:“虎子,让人回家,把牛亮他们三个叫来。”

虎子连忙下去吩咐随行的家仆。

等到牛亮他们过来,已经过去一柱香的功夫了。

“少爷,有何吩咐?”

牛亮三人,站在方二身边,小声的问道。

生怕打扰了自家少爷画图。

方二直接将手上的炭棒丢在一边,起身对着三人说道:“跟我来。”

直接带着他们去了后院。

指着两个店铺中间的院墙说道:“这面墙,砸掉。”

又指着那几间房子:“两个院子里的房子,全部拆掉重新建,回头去我那里拿图纸。”

三人看了下方二指的位置,连连点头。

之后,又回到前面店铺里,方二指着二楼和三楼说道:“两个店铺,全部打通,楼上的雅间也全部拆掉,只留地板和柱子,同样,弄完以后找我拿图纸。”

牛亮吃惊的看着自家少爷:“少爷,要是都拆了得新建,恐怕得一两个月呢。”

“请人,加钱,半个月弄好,有没有问题?”

扯蛋,两个月,黄花菜都凉了,这和方二自己干不一样,他可是拉了两个大腿呢,必须越早越好,早一天赚钱,就能早一天让大腿看到自己的能力。

“是!少爷!小的明白了。”

既然少爷都这么说了,牛亮也只能接受这个命令。

“处默兄弟,宝林兄弟,这边安排差不多了,走,回家喝酒去!”

方二嘱咐完牛亮,对着一直跟在身后的程处默和尉迟宝林说道。

小说《我在大唐卖军火》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听到程处默的声音了,方二连忙从正厅出来迎接。

“处默,你们这就下值了?这才什么时辰?”

看天色,也就才巳时,也就是九点到十点左右,这么早就下班了?李二这么好的么?

“我们两个好歹也是个小头头,哪能跟他们大头兵一样,这不马上吃中饭了么,想着来方大哥这蹭饭来了,军营里的饭实在是吃够了。”

宝林抢先开口了。

我去,翘班过来蹭饭,真不知道那军营里的饭有多难吃,能让他们这样子。

“行吧,那就先教教我,等下让小青给你们做好吃的,我进去换件衣服,咱们就开始。”方二回了屋子,将唐装脱了,换了一套运动服。

看到方二换好衣服出来,程处默和尉迟宝林好奇的摸着方二身上的衣服。

“方大哥,你这衣服是哪家铺子做的?看上去挺别致啊,这面料摸起来也舒服,说说,回头我们也去弄一套来。”

程处默很显然很喜欢方二身上的衣服。

“这可不是买来的,是我自己做的,只不过这种面料太稀少,等下次,再有了我给你们一人弄一套。”

方二扯了个谎,瞒了过去。

“好,那就先谢过方大哥了,咱们开始吧。”

程处默看了看四周,内院很大,足有一两百平,院子的东南角,也就是靠近内院院墙那里空无一物。

“就那里吧。”程处默一指那边的空地。

“好。”方二点头。

三人来到空地站好。

“方大哥,你先扎个马步我看看。”

程处默看向方二。

方二学着后世电视里的样子,扎了个马步,双手握拳,双腿分开弯曲,蹲了下去,然后便一动不动的看着程处默。

“方大哥,你这动作不对,我扎一个给你看看。”

说完,程处默就做了一个标准的马步动作。

一边做着,一边还给方二解释着马步的正确姿势。

方二在一边学着程处默的动作,很快就学了个七八分。

程处默见方二已经学会了,便起身给方二指点着不足的地方。

方二慢慢完善着自己的姿势。

一分钟。

两分钟。

五分钟后。

方二脑门上就冒出了细汗。

只感觉自己双腿酸软无力,大腿上的肌肉都在颤抖,汗水越来越多。

直到坚持了约有七八分钟的时候,方二再也支持不住,一屁股坐倒在了地上。

“卧槽!腿酸死了!”

方二揉着腿说道。

“哈哈哈哈,方大哥第一次,能坚持这么久已经很不错了,以后常练不辍,就能越来越持久了。”

程处默看着方二狼狈的样子,却在一边赞许的说道。

方二现在不想说话,只想缓缓劲儿。

腿肚子一直在跳,膝盖酸软无力,比跑五公里还累。

小青看到自家少爷这个样子,连忙把椅子搬了过来,扶着方二坐下。

两个新买来的丫环很有眼力见儿的上去给方二揉腿捏肩。

感受着身上四只小手在来回的揉动,方二只感觉自己要堕落了。

“我说,处默兄弟,你那就没有什么速成的?这么练也太遭罪了!”

方二享受着丫环的服侍,歪着头看向同样搬了椅子坐下的程处默。

“方大哥,这习武本就是要勤学苦练的,哪有什么速成的法子?”

程处默摊了摊手,做了一个无奈的表情。

看看方二现在的待遇,他都有些眼红了。

想当年,他可是被自家老爹用鞭子抽出来的,哪里享受过丫环这样的服侍。

方二一直瘫了有小半个时辰,才缓过劲儿来。

尉迟宝林坏笑的看着方二:“方大哥,歇过来了吧,那就继续!”

“我去你大爷的继续,走着,去店铺看看,我得琢磨下怎么装修了。”

方二直接找了个理由就不干了。

三人一行,带着一群下人狗腿子,走在大街上,别人一看这架势连忙就绕着走。

方二感觉自己貌似离纨绔不远了。

一群人,浩浩荡荡的来到了朱雀大街和通化街的路口。

“方大哥,就是这两间店铺,老七,开门。”

程处默指着街口的两间店铺对着方二说完,就让身后的下人前去开门。

从他身后走出一个约摸三十岁左右的精壮汉子,从腰间取出一把钥匙就上前把门打开了。

朱雀大街是正对着皇宫的一条主干道。

而通化街离皇宫也只隔了两个坊。

这个位置,估计有钱都买不到。

方二进了店铺,上下打量着。

这店铺估计以前就是开酒楼的,一楼摆放着十几张桌子,二楼和三楼是雅间,后院足足三四百个平方,另有灶房、仓库、柴房之类的足足四五间房子。

尉迟家的店铺,和程家的店铺几乎差不多大,之前应该是做客栈的,一圈看下来,方二心中就有底了。

“虎子,去找纸和炭棒来。”


虎子很是配合的大声的惨叫。

张员外听到这动静,也等不下去了,直接冲到院子里。

方二一直注意着内院的院门呢。

看到有人进来,就直接一鞭子抽到了虎子背上。

当然,没怎么用力。

虎子惨叫的声音更大了。

“方少爷,这是做什么?快快停手!”

张员外看方二丝毫没有留手的样子,连忙冲上来拦着。

方二借坡下驴,将鞭子一扔:“让张员外见笑了,这狗奴才,居然将我珍藏的神药给偷去了,死活不肯交代那药的去处!这可是我费了好大的劲儿才从龙虎山上求来的,不是张员外你拦着,我非打死他不可!”

方二狠狠地指着虎子说道,说完,一屁股坐在椅子上。

“张员外请坐,你这奴才,还不滚!”

“多谢少爷!”

虎子连忙爬起来跟着柱子离开了内院。

“不瞒方少爷,你丢的那枚神药,刚好被张某得到了,昨日一试,果然不凡,张某今日过来,便是求药来的,不知方少爷,那神药可还有富余?”

“怎么?那药居然是被张员外得到了?我说这奴才怎么死活都不交代,肯定是怕我找你张府麻烦,也罢,即然被用掉了那就算了,不过那药,我这也不多,不过看张员外这体格,应该用不到那东西吧?”

方二感觉自己像被戏精附身了。

张员外压根儿就不知道这一切都是方二准备好的套路。

“方少爷,不怕您笑话,我这身子前几年就不行了,你就可怜可怜老哥,分均点出来,可好?”

“老哥,这东西,吃多了不好啊,那可是火上浇油的东西,兄弟怕你撑不住啊!”

方二用同情的眼神看着张员外。

张员外哪能受的了这样的眼神,越发的感觉自己需要那神药了。

“方兄弟,张某这体格好着呢,那方面是前些年走商的时候被土匪伤到了,所以,咱受的往,你只管开价,张某无二话,只求方兄弟能匀一些给我!”

方二装作相信了他的话,面带为难的说道:“好吧,这东西我这还有一点,分给你十粒,不过这药珍贵,当时可是我花了一百两银子一粒求来的,张老哥您看?”

“我出二百两一粒!另外再送方兄弟十匹好马,不知兄弟能不能多匀一些出来?”

张员外一听价格,连个嗑巴都不打,直接就翻了一翻给了双倍,他只怕药少,不嫌贵。

能用钱买回自己男人的尊严,他才不在乎多少钱,无非就是一年多跑几次商罢了。

方二听到他的话,心里乐开了花,同时心中一动,早上听虎子说过,这张员外干的就是草原上贩马的生意,这样的话,嗯,有了。

“张老哥,既然这样,那我就匀十五粒给你,不过马我要种马,可能弄到?”

有那些动物用的商品在,方二有信心把十匹马变成一群马!

“方兄弟放心,回头你去我那马场,随你挑!可好?”

马而己,对他来说真不算什么。

生意做的红火的时候,一次就从草原带上百匹马回来。

“好,那就有劳老哥了,方某这就去给老哥拿药。”

方二起身,对张员外行了一礼,便回了屋子。

张员外激动得都要跳起来了,十五粒,嘿嘿,老子要让那婆娘一个月下不来床!

“老张,回去拿找管家取三千两银子来,要现银!”

老张头连忙就往张府跑。

没一会儿,方二拿着一个小瓷瓶回来了。

将瓷瓶放在张员面前。

“这就是虎子那狗东西昨晚偷去的,张员外可以先验一验。”

张员外有些尴尬,他只知道东西好用,老张头是偷摸的碾碎了混在酒里了,他压根儿就不知道那药是什么样子的。

故作大方的一摆手:“验什么验,方兄弟,我信的过!”

丫环这时候给张员外送来了茶水,还端来了一些干果和点心。

方二心中一动,让丫环把家里的酒拿了一坛出来。

将酒放在桌子上,推到张员外面前,方二说道:“张老哥,你这经常往草原上跑,不知道草原上那些蛮子是否喜欢饮酒?”

“方兄弟你可算是问对人了,草原上的人我可是没少打交道,那些蛮子,可以说是顿顿都离不开咱们中原的酒,可惜这些年连年战火,粮食都不够吃呢,哪有这么多的酒卖到草原去,怎么,莫不是兄弟你还有酒的门路?”

自隋未,到贞观初,大仗小仗不断,打仗对粮食的消耗是最大的,除了人吃,就连牛马都要改吃精料,不然出不了力气。

现在整个大唐都是一日两餐,哪有多余的粮食去做酒。

“暂时不多,不过可以走精品路线,方某这里有烈酒,就是不知合不合那些蛮子的胃口,张员外先尝尝?”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