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皮皮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畅销书籍我在大唐卖军火

畅销书籍我在大唐卖军火

柿子有毒 著

现代都市连载

主角是方二张伯的军事历史《我在大唐卖军火》,是近期深得读者青睐的一篇军事历史,作者“柿子有毒”所著,主要讲述的是:一边喊,还拿起桌子上的鞭子往空中甩的“啪啪”响。虎子很是配合的大声的惨叫。那外面等着的张员外,听到这动静,也等不下去了,直接冲到院子里。方二一直注意着内院的院门呢。看到有人进来,就直接一鞭子抽到了虎子背上。当然,没怎么用力。虎子惨叫的声音更大了。“方少爷,这是做什么?快快停手......

主角:方二张伯   更新:2024-05-16 00:24: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方二张伯的现代都市小说《畅销书籍我在大唐卖军火》,由网络作家“柿子有毒”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主角是方二张伯的军事历史《我在大唐卖军火》,是近期深得读者青睐的一篇军事历史,作者“柿子有毒”所著,主要讲述的是:一边喊,还拿起桌子上的鞭子往空中甩的“啪啪”响。虎子很是配合的大声的惨叫。那外面等着的张员外,听到这动静,也等不下去了,直接冲到院子里。方二一直注意着内院的院门呢。看到有人进来,就直接一鞭子抽到了虎子背上。当然,没怎么用力。虎子惨叫的声音更大了。“方少爷,这是做什么?快快停手......

《畅销书籍我在大唐卖军火》精彩片段


到了管家那里领了赏钱,老张头便乐呵呵的敲开了方府的大门。

开门的是柱子。

“老张,有事儿?”

柱子疑惑的看着他。

“虎子兄弟不在?”

老张头问。

“你找虎子?那小子昨日偷了少爷的东西,这会儿正在院子里受罚呢!”

柱子指了指院子里面。

老张头一听,心说坏了。

那药果然是虎子偷来的,关键还被他家少爷发现了。

连忙跑回了张府,找到张员外。

“老爷,那药果真是虎子偷的,这会儿正受罚呢,您看怎么办?”

老张头对着自家老爷汇报道。

“哦?我去看看。”

张员外背着手,到了方府,柱子没有关上门,他直接就进了门房,对柱子抱了抱拳,说道:“能否请兄弟通报一声?就说张某前来拜访你家少爷。”

“是张员外啊,还请在这稍等片刻,我这便去通报。”

柱子应了一声,就进内院通报去了。

到了内院,虎子正跪在院子里,一脸的委屈。

“行了,那张员外来了,演好下面的戏,回头给你加个鸡腿。”

方二见柱子进来,便知道什么事了。

然后装做大声地喊道:“你这狗奴才,连你家少爷我的仙丹都敢偷!打死你这混帐的东西!”

一边喊,还拿起桌子上的鞭子往空中甩的“啪啪”响。

虎子很是配合的大声的惨叫。

那外面等着的张员外,听到这动静,也等不下去了,直接冲到院子里。

方二一直注意着内院的院门呢。

看到有人进来,就直接一鞭子抽到了虎子背上。

当然,没怎么用力。

虎子惨叫的声音更大了。

“方少爷,这是做什么?快快停手!”

张员外看方二丝毫没有留手的样子,连忙冲上来拦着。

这虎子如果真被方二打死,估计他也没脸再来求药了。

方二借坡下驴,将鞭子一扔:“让张员外见笑了,这狗奴才,居然将我珍藏的神药给偷去了,死活不肯交代那药的去处!这可是我费了好大的劲儿才从龙虎山上求来的,就这么被他给弄没了,不是张员外你拦着,我非打死他不可!”

方二狠狠的指着虎子说道,说完,一屁股坐在椅子上。

“张员外请坐,你这奴才,还不滚!”

端起杯子喝了口茶,方二指着一边的椅子对张员外说道。然后又指着虎子骂道。

柱子在一边连忙拉了拉虎子,小声的说道:“走吧!”

“多谢少爷!”

虎子连忙爬起来跟着柱子离开了内院。

“不瞒方少爷,你丢的那枚神药,刚好被张某得到了,昨日一试,果然不凡,张某今日过来,便是求药来的,不知方少爷,那神药可还有富余?”

“怎么?那药居然是被张员外得到了?我说这奴才怎么死活都不交代,肯定是怕我找你张府麻烦,也罢,即然被用掉了那就算了,不过那药,我这也不多,怎么,看张员外这体格,应该用不到那东西吧?”

方二感觉自己像被戏精附身了。

我在大唐卖军火这书写得真是超精彩超喜欢,作者柿子有毒把人物、场景写活了,给人一种身临其境的感觉,小说主人公是佚名,《我在大唐卖军火》这本我在大唐卖军火穿越、魂穿、历史、佚名穿越、魂穿、历史、 的标签为穿越、魂穿、历史、并且是穿越、魂穿、历史、类型连载中,最新章节第1747章 完结感言,写了3546513字!

书友评价

柿子这写的真的不是爽文,给各位看爽文的说说。这本书我认为世界观很宏大,柿子不可能只写一千多章,除非烂尾,所以一些说剧情越写越没意思的你要换个方向去想。柿子写的在穿越和古风文里真的算很好了,而且每天那么努力更新,你们就别难为他了

古代,现代,未来。靠比袁天罡,和李淳风还能哔哔[偷笑][笑]

穿越就穿越嘛,所有穿越的人都是去甜李世民。真要是个很好的皇帝,那还好说,写作能力太差 感觉他就不是个好皇帝

热门章节

第1514章 二道贩子

第1515章 天火星盗团

第1516章 黑市的规矩

第1517章 陨星星盗团

第1518章 方二的秘籍诱惑

作品试读


很快,灶房就冒出了袅袅炊烟。

“方大哥,先看看这房契吧,这可是我们家和宝林家能拿出来的最好的商铺了,还是前年太上皇赐下的。”

酒菜还在准备,程处默趁机对着方二说道。

管家连忙将房契递给了方二。

方二看了看,卧槽!看不懂啊!

全特么繁体字,汉字几千年的演变,唐朝和后世隔着一千多年呢!

这特么有一大半的字方二都看不懂!

将房契又交还给了管家,也不好意思说自己看不懂。

“不必,反正还要重新收拾,明日我过去看看,顺便酝酿一下怎么装修。”

“那好,一切都按方大哥的意思。”

两个人接下来就开始闲聊了。

闲聊中,方二知道了程咬金现在已经官居右武卫大将军,享食邑七百户,程处默现在就在程咬金帐下任校尉。

而尉迟恭前不久也受封右武候大将军,爵位吴国公,两家关系很好,尉迟宝林也程处默也是整天好的跟穿一条裤子似的。

说到这里,方二提议,派人去请尉迟宝林过来,一同饮酒认识一下。

程处默当然没有拒绝的可能,于是便指派了随他同行的下人前去请人了。

方二可是很想认识一下,这位传说中活了三百多岁,后来甚至还和狄青有过交集的神人!

传说中,尉迟宝林替李二出家还愿,一直活到宋朝庆历年间,被狄青机缘巧合的遇上,这才流传出了他的传说。

后世的方二肯定是不相信的,可现在他却不敢肯定了,这特么穿越都变成了事实!还有什么不能接受的?

小青刚把酒菜端上来,一个黑脸少年在虎子的带领下,进了院子。

这少年皮肤黝黑,和尉迟恭一样的黑,长相却十分的俊朗,右手一杆丈八蛇矛,腰间还挂着一把钢锏,身披亮银甲,看起来是威武不凡。

“哈哈哈,宝林,快快过来,我跟你介绍,这位就是方大哥,方大哥,这位就是我尉迟伯伯家的大公子宝林。”

程处默看到尉迟宝林进来,连忙起身给两人介绍。

“宝林公子,在下方二,有礼了,还请快快坐下,刚好酒菜已经准备好了,咱们边吃边聊。”

方二起身,热情的将尉迟宝林拉到一张椅子边上,指着桌上的酒菜说道。

“方大哥,叫什么公子,我和处默年纪相仿,他都叫你大哥了,你却叫我公子,这是看不起我是吧?”

尉迟宝林佯怒的说道。

“哈哈哈哈,宝林兄弟,是我见外了,等会儿自罚三杯,来人,侍候咱们宝林兄弟卸甲,自己家里,还是脱了这盔甲喝酒才方便。”

方二从尉迟宝林手中提过长矛,随手扔给了一边的下人。

虎子连忙上来帮着尉迟宝林卸甲。

等一切都弄好了之后,三人落座。

方二在主位,左边是程处默,右边是尉迟宝林。

方二提起酒坛,给桌上的杯子都倒满了酒,然后举起酒杯,对着二人道:“今天方某很高兴,能够结识二位兄弟,什么也不说了,方某先干为敬!”

说完就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吼!爽!二位兄弟,请!”

方二对着程处默二人一伸手,做了个请饮的动作。

小说《我在大唐卖军火》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这两天,天天听我爹念叨着说方大哥家的好酒,今日有幸,来,宝林,咱们就敬方大哥!”

程处默端起杯子,对着尉迟宝林伸了过去。

尉迟宝林同样端起杯子,和他碰了一下。

两人同时一饮而尽。

“吼~~!”

“呃~~!”

酒入口,二人同时捂住嘴巴。

这和他们的爹当时的反应是一样的。

等到二人适应了之后,同时开口说道:“果真好酒!”

“是啊,我从七岁就偷家里的酒喝,还从来没喝过这么爽的酒!”

程处默将酒杯放下,肯定的说道。

“既然好喝,那就多喝点,来,再尝尝我家丫头做的下酒菜。”

方二拿起筷子,示意二人吃菜。

桌上一共上了四道菜。

有三道是方二做过的。

葱花炒蛋,炒青菜,葱爆羊肉,还有一盘则是小咸菜。

程处默和尉迟宝林都是习武出身,最喜肉食,二人不约而同的将筷子伸向了那盘羊肉。

等吃到嘴里,二人大感意外。

“方大哥,你家这丫头不简单啊,这又膻又柴的羊肉都能做这么好吃?回头让我家厨子过来学学呗?”

程处默咀嚼着嘴里的羊肉,很是惊讶的说道。

“小事,让人来学就是了,以后这些都会在酒楼里对外出售,都是自家的东西没什么不能学的。”

方二对这个无所谓,炒菜而已,这东西也没啥机密的,相信有心人吃几次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三人一直从中午喝到晚上,醉的跟一摊烂泥似的。

方二这是来到这里后第一次喝醉。

能抱上程家和尉迟家这两条大腿,只要自己不作死,相信以后在长安也能安全无虞了。

再加上程处默同意教自己习武,心里也很是高兴,放松之下,不知不觉的就喝醉了。

等方二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中午了。

程处默和尉迟宝林二人还要当职,一大早就走了。

方二感觉自己家还是有些小了。

现在又添了十几个下人,这个三进的院子有些住不开了,一旦家里来了客人留宿,都没客房了。

听小青说,程处默和尉迟宝林两人昨天都是在一张床上睡的。

也不知道他们有没有把脚指头插进对方的鼻孔里去。

嗯,那画面一定很棒。

在小青的侍候下,穿上了衣服,洗漱之后,就在院子里活动起来。

稍稍热身一会儿,就去看了看柱子。

柱子的伤已经大好,可以正常走动了。

只不过受伤的那个肩膀还不能乱动。


“嘿嘿,这不是让方大哥你吓到了吗,哪有一见面就要摸的,小弟还以为你好那口儿,不过说实在的,兄弟我这一身腱子肉,可是在苦练了十年才练出来的,你摸摸结实不?”

程处默慢慢的也熟络了起来,攥着拳头,秀了一把二头肌。

方二用手使劲捏了捏,卧槽,真不愧是十年练出来的,捏不动!

“兄弟,教教哥哥?你看,哥哥现在和你爹合伙做买卖,这没点防身的功夫,也给你爹丢脸不是?”

方二想确实想学,现在他不缺钱了,至少是不缺小钱了,可这身体总是不给力,总得想法子改变才行。

“方大哥说的是真的?你能受得了训练的苦?”

程处默吃惊的看着方二。

家境殷实,不享受生活,却想习武?

要知道他自己这一身的武艺可是被程咬金用棍棒打出来的。

私底下不知道哭过多少次。

有时候他娘看不过去了,还因为这个和程咬金拌嘴。

可程咬金就一句话,他们程家是草根出身,别想着改换门庭走文官的路子,就算要走,那也是三代以后的事情,不然那些世家豪门不可能坐视不管的,他们怎么可能会容忍,一个土匪的儿子和他们几百年的传承平起平坐!

可方二不一样!

他不是官!只是一介草民!

出身很干净,如果为官的话,单凭程咬金跟他提起的那几件事情,独门医治方法,提炼精盐,还有那没有核实的军情。

如果这三件事情真能落实的话,有程咬金出面,跟李二讨个县尹是肯定没问题的!这就是进身之阶,慢慢往上爬!

程处默想不通,方二为什么要改习武,有这些精力,多读一些书,不好吗?

“处默兄弟,不知道你爹有没有说起过,前几天夜里有贼人闯入,如果不是你爹刚好路过,恐怕我方家上下十几条人命估计就交代了!”

方二仰头看着天,淡淡的说道。

想起那晚的事情,方二都心有余悸!

他不想再发生那样的事情!

就算再发生,他也不要那样无能为力!

柱子现在还在床上躺着!

那一条半尺长的伤口,犹如直接伤在了方二的心上!

“方大哥,你要是觉得护院人手不够的话,我从家里找几个好手给你如何?这习武可真不是一般的吃苦,兄弟是怕你承受不住。”

程处默又尝试的劝了一次。

“我意已决,我决不能再看着自己的家人倒在自己的身前!处默兄弟,教我,可好?”

方二双手按着程处默的肩头,坚定的,缓慢的说道。

“好!既然方大哥决心要学,那兄弟就教你!以后每日下值,我会过来教你。”

程处默看着方二的眼睛,回答道。

“好!那就多谢处默兄弟!小青!拿酒来,再去炒几个菜来,今日我和处默兄弟大醉一场,从明日起!习武!”

方二高兴的站起身对身后的小青说道。

小青看他这么高兴,充满斗志的样子,自己也打从心里高兴。

“诶!少爷稍等,很快就好!”

说完一路小跑去了灶房。


“既然方兄弟这么爽快,那俺们就不客气了,这每人三成份子,俺们收下了,若是在这长安城里有哪个不开眼的来找麻烦,尽管派人去俺们二人府上通报一声,还有,你也别一口一个将军的叫着了,太见外,以后就直接叫哥哥,来,干!”

两人对视一眼,程咬金起身说道完,端起酒碗和方二的碰在了一起。

尉迟黑子也起身和方二碰了碰酒碗。

方二连忙起身:“那就承蒙二位哥哥看得起,以后有用的着小弟的,派人言语一声,小弟能做到的,决不推辞!”

说完,方二将碗中酒,一饮而下,示意二人他先干了。

“哈哈哈哈,爽快!”

二人将酒一饮而尽,相视大笑着说道。

接下来,三人便开始商议如何运作酒坊的事情了。

本来身方二的想法,是他出钱,出酒,出人,程咬金和尉迟二人出名号就可以了。

可是程咬金说什么不同意,非要拿出他在朱雀大街的一处商铺来。

而尉迟同样,也拿了一处商铺出来。

而两间商铺还是相邻,是李二当时一同赏赐下来的。

说是方二不接受就是看不起他们。

方二无奈只得收下。

本身他只是想靠着份子,拉拢住这二人,可没想到,这二人却如此痛快。

要知道这两处商铺可是有钱都不一定能买到的。

而且这商铺还都是三层的商铺,后面都有不下于半亩的院子,一旦打通之后,面积别说是开酒坊,拿来开酒楼都足够用了。

于是,方二决定,将两个商铺全面打通,院子加一起有一亩多,拿来蒸酒足够了,前面商铺直接用来开酒楼,这时代的饭菜做法除了煮就是烤,要么就是蒸,方二有信心,这酒加上后世的菜谱,一定能火爆长安。

程咬金二人确实对做生意不太懂,无论方二说什么,他们都在一边点头。

一副你说了算,我们只分钱就行表情,这让方二很是无语。

方二说:“二位哥哥,这酒就取名为醉仙酿如何?”

二人点头。

方二又说:“二位哥哥,我准备将这商铺全面打通,然后好好装修一番,如何?”

二人还是点头。

方二说:“二位哥哥,这酒楼就取名为醉仙楼如何?”

“呼噜~~~~!”

卧槽,这两个货居然喝趴下了!

于是,只能让人给这两个家伙抬到床上。

然后让管家再去采购大量的酒水,回来加工。

安排完了这些,天已经黑了。

“少爷,晚饭好了。”

小青将端来的饭菜,一一摆放在桌子上。

方二看到桌上的东西,瞬间就没了胃口。

“整天不是蒸的就是煮的,实在是没胃口,走,少爷弄点好吃的让你开开眼。”

方二说完起身,向着灶房走去。

灶房里,方二找来一块巴掌厚的肥膘肉,切成片,备好。

小青在一边吃惊的看着自家少爷。

少爷什么时候还会做饭了?

“发什么呆,烧火去。”

方二用手刮了一下小青的鼻梁。

小青的脸瞬间就红了。

连忙跑到炉灶边,用火石引燃了干草,送进了灶膛里,然后又慢慢的加入木柴。

很快,锅灶下面火就大了起来。

方二将准备好的肥膘肉都丢进锅里。

“滋~~~~~!”

肥肉进锅,和烧热的铁锅接触,瞬间就有肉香传来。

这土灶锅的火力,比那天然气可给力多了。

方二拿着铲子,快速的翻拌着。

肉里的油脂被不断的熬炒出来,体积越来越小,而锅里的油脂越来越多。

等到肉都变成了焦黄色,不再有油脂渗出的时候。

方二将肉捞了出来。

看着锅底大概熬出了一大碗的油脂,用勺子将油脂盛出。

锅里还剩下一些。

方二找出几枚鸡蛋,打到碗里,快速的搅拌,然后加入盐、葱花,等搅拌均匀之后,倒入锅里。

瞬间,鸡蛋和葱花的香味就散发了出来。

小青不敢相信的用力嗅了嗅。

好香啊!

平日里都是白水煮蛋的。

从来都不知道,原来,鸡蛋还能这样做的。

而且,不都说君子远庖厨吗?听说除了酒楼里,没有男人做饭呢。

少爷这是从哪儿学来的?

小青也眼巴巴的看着锅里变的金黄的鸡蛋,那诱人的香味不住的往鼻子里钻,看上去就很好吃的样子。

那样子看的方二都乐了。

“快擦擦吧,你那口水都流出来了。”

听到方二的话,小青连忙用手擦了擦嘴角,却什么也没有。

“坏少爷,你骗我!”

小青又一次羞红了脸,转过头去,不敢再看锅里的鸡蛋。

可那味道止不住的往鼻子里钻,馋的她真的要流口水了。

方二将鸡蛋盛出来,然后又炒了一盘青菜。

这会儿刚才熬油用过的油渣已经控净了油脂,方二随手抓起青盐,均匀的撒在油渣上,一股子咸香味就散发出来。

让小青将灶膛里的火灭掉,两人端着三盘菜就到了内院。

“去,把小环那丫头也叫出来,尝尝你家少爷的手艺!”

方二自己先夹了一块鸡蛋,放进嘴里,一边吃,一边说道。

“是,少爷。”

小青看了看盘子里的菜,很是舍不得的样子,然后回头去了后院找小环去了。

嗯,味道还是差了点儿,这盐不行啊。

看样子,还得自己动手,弄点精盐出来才行。

小青带着小环小跑着回到了内院,看着方二吃的津津有味,满嘴流油的样子,两人站在桌边,犹犹豫豫的,不敢动筷子。

虽然很馋,但她们是下人,自家少爷不发话,她们可不敢去少爷的盘子里夹菜吃。

“站着干嘛,快尝尝,看看少爷我做的好不好吃。”

方二知道她们两个的意思,于是拿了两双筷子递给二人。

小环终究还只是个十二岁的小丫头,正是馋嘴的年纪,看到这金黄的鸡蛋和咸油渣,还有那诱人的香味,口水都偷偷咽了好几次了。

看着自家少爷递过来的筷子,立马就顾不上别的了,接过筷子,就夹起了一块油渣送进嘴里。

焦脆的口感,还能咬出油脂来,香喷喷的。

平日里作为下人,很少能吃到肉的,这种做法更是见都没见过。

小丫头直接就被征服了。

小说《我在大唐卖军火》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方二看了看这些人,又思考了片刻。

”男的,要十个,女的要五个,年老的不要,虎子,去挑人。“

简单说了一下要求,方二便坐在了一边的台阶上等着。

没多久,虎子便挑选了十五人过来。

方二大概看了看,还好,没有病秧子,也没有残疾。

很快,十五人的手续就办好了,交付了银钱之后。

方二三人便带着十六个新买的下人回到了新宅。

张伯就站在门口,看着方二众人,连忙迎了上来。

“少爷,酒已经蒸完了,老奴让他们刻了牌匾,您看还需不需要改动?”

方二抬头一看,果然,新宅已经挂上了“方宅”的牌匾。

“挺好,不用改动了,张伯你去把这些人都安置一下吧,都是刚买回来的下人。”

没再管这些琐事,方二进了内院,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

这一上午转下来,可把他累够呛。

果然,逛街什么的,真不是人干的活。

小青看到方二,连忙端了一杯茶水送了上来。

“少爷,出去了一上午,该饿了吧,奴婢去给您做饭。”

方二一把将小青拉了过来,放到自己腿上抱着,贱笑的看着小青:“不着急吃饭,半天没见,想本少爷了没有?”

小青被他的动作吓了一跳,坐在方二的怀里,脸上通红。

“少爷,你这是做什么,大白天的被人看到了不好。”

说完就挣扎着起身。

“哦,也对,晚上再继续。”

方二顺势放开了她,贱贱的说道。

偶尔开开玩笑,调剂一下生活,嗯,感觉不错,真香。

“少爷!不理你了,我做饭去了。”

小青跺了一下脚,跑开了。

“哈哈哈,方老弟,真是好雅兴啊,这么好的天,就坐在家里调戏丫鬟,俺老程来找你喝酒了。”

小青刚走,一道熟悉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方二转过头一看,居然是张伯,同行的还有一个黑壮汉子。

“嘿嘿,闲着无聊,总得找点事情做不是,程将军,这位是?”

“来,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尉迟将军,黑子,这个就是俺给你说的方小兄弟。”

方二抱拳行礼,跪是不可能跪的,李二来了也不跪,嗯,我方二说的。

“小子方二,见过尉迟将军,快快请坐!”

“方小兄弟,从昨天就听这妖精不停的说你,今日一见,果然不凡。”

尉迟黑子也不客气,大咧咧的坐在了方二右手边的太师椅上。

这一坐下,就发现了不一样。

“嗯?这是什么凳子,坐起来比那胡凳舒服多了。!”

一边说,一边站起来打量着太师椅。

“这是小子自己琢磨出来的,不叫凳子,这个叫太师椅,能坐,能靠,比起胡凳可以让人放松许多。”

方二说着,还自己做起了示范。

“不错,不错,这一套要多少银钱,回头给俺也弄一套。”

尉迟黑子也学着方二的样子,半瘫着躺在椅子靠上。

“尉迟将军太客气了,回头我让家里木匠给您和程将军每人做上一套,直接送到府上去。”

这种事情,收钱就太LOW了。

放着人情不要,要钱干毛。

他方二是缺钱的人么?

“嘿嘿,那敢情好,俺老程就等着你的太师椅了,对了,快快让人上酒,俺从早上上朝这嘴巴里就一直没味儿,这可馋死俺了。”

张伯已经馋的不行了,几乎一个早朝都在惦记着方二的酒,这一下朝就接着尉迟过来了。

“虎子,去拿酒来。”

方二对着内院门口站着的虎子喊了一声。

虎子连忙往后院跑去。

三个木匠一共弄出来不到五坛酒,昨天连喝带给柱子消毒,用去一坛子,还剩四坛。

没过多久,虎子就提着两个酒坛子送了过来。

不等他倒酒,张伯一把抢过坛子,拍开泥封,就先给自己倒了一碗,端起来就喝。

尉迟黑子看着张伯那一脸满足的表情,很是好奇。

抢过张伯手中的酒坛,给自己也倒了一碗,直接一口就闷了。

然后就和张伯昨天的表情一样,感受着腹中如火,汗水很快就从额头冒了出来。

方二在一边看的很是无语。

怎么都跟八辈子没喝过酒似的。

“二位将军,小子有个想法,这酒你们都尝过了,如果开个酒坊的话,你们感觉如何?”

方二没有喝酒,跑了一上午。还没吃饭呢,就这么空着肚子喝,太伤胃了。

他看着两个酒鬼,说出了自己的打算。

经过昨天夜里的事情,他已经决定了,系统兑换出来的东西,不到万不得已不能再拿去卖钱了,风险太大了,而且那些这个时代没有的东西,如果大量出现,估计会给他带来很大的麻烦,至少在他没有足够的自保能力的时候。

“嗯?方兄弟要把酒拿出去卖?那肯定行啊!那生意肯定差不了!”

尉迟黑子已经适应了这酒的浓烈,将空酒碗放下,肯定的说道。

“程将军清楚,小子这是刚搬进长安,没身份没地位的,怕是保不住这桩买卖,小弟有意,给二位将军每人三成份子,不知二位将军愿不愿意帮小弟一把?”

“方兄弟莫不是在说笑?这酒可是满大唐独一份,你真舍得让我和黑子也掺合进来?”

张伯不敢相信的看着方二,虽然才喝了两次,但是这酒他是已经彻底喜欢上了,浓烈、霸道的口感,很对他的胃口。

他能想象的到,一旦这酒开始售卖之后的火爆场面。

而这个时候,方二却拉他们两个入伙,这明摆着送好处给他们,而方二想要的,无非就是借着他们两个的名头,在长安可以立足而已,实在是微不足道,根本不至于让方二拿出六成的份子出来。

“程将军说笑了,这酒虽好,可也要有大树撑着方某才敢放心去卖,不然的话,估计不出半个月,非让人连皮带骨的拿了去,不知二位将军可愿意做方二背后那棵大树?”

方二说完,端起酒碗,看向张伯和尉迟黑子。

小说《我在大唐卖军火》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我可没说这些都送到江南去换粮食,这两个你和宝林一人一块,不能让你们白出人不是,剩下的再拿去换粮食就行。”

方二随手从盒子里拿了两面镜子,递给了程处默。

这下子轮到程处默激动了。

“方大哥,莫不是在说笑?我和宝林也有份?”

程处默不敢相信的接过镜子,看着方二问道。

“别大惊小怪的,哥哥我这里好东西多呢着,这才哪到哪儿,以后有你惊讶的时候,行了,收起来吧,宝林的那个回头你给他送过去,你回去挑选人手吧。”

方二拍了拍程处默的肩膀,示意他安心收下。

“那兄弟我就不客气了,这么贵重的东西,说谢谢的话就有些见外了,以后用的着我和宝林的,你随意招呼,我先回去了。”

程处默拍着胸脯保证一番,然后就带着镜子离开了。

回到程府,程处默找到了正在浇花的程咬金。

“爹,你看这个。”

程处默将镜子取出,交给了程咬金。

“嗯?”

程咬金接过镜子,有些吃惊的看着自己的儿子,“这东西哪里来的?”

之前查抄那个当铺的时候,也发现了这么一面镜子,他还正琢磨着是不是把这东西献给李二,这才两天功夫,自己儿子又拿了一面出来。

这样的宝贝是从哪里流出来的?

“父亲,我刚从方大哥那里回来,这是他给儿子的。”

接着,程处默便将方二的打算说了一遍。

得知方二一次送出了三面镜子,连一个小丫鬟都有份,程咬金实在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既然是方小兄弟送的,你就收着吧,另外,采购粮食的事情,就从家里挑十个好手,带上府上的信物,也免得路上遭了不开眼的贼人觊觎,这么贵重的物件,可不能出了岔子,既然方二信得过你,你就用心帮他吧,再说这也算是咱们自己家的生意了,行了,你去忙吧。。”

程咬金用严肃的语气向程处默嘱咐到,然后又把镜子还给了程处默。

“是,父亲,孩儿记下了!”

程处默对着程咬金行了个军礼,然后就离开了。

程处默并没有出门,而是去找了他娘。

“娘,儿子有好东西孝敬您。”

孙氏,也就是程咬金的妻子,程处默的母亲,正坐在床沿上和丫鬟说闲话,就看到自己儿子进了屋子。

“哦?我儿这是得了什么宝贝?”

孙氏笑着看向自己的儿子。她这个儿子平日里在她面前很是稳重,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过,她很好奇,是什么了不得的宝贝能让自己的这个宝贝儿子都失了稳重。

“娘,你看!”

程处默从怀里将镜子拿出来,双手捧着递给了孙氏。

孙氏看他小心的样子,于是便双手接了过来,凑近一看,嚯!

小说《我在大唐卖军火》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一个大鼻子波斯商人,正在用着蹩脚的唐朝雅言,向路人推销着自己的货物,嗯是的,他身后的一群衣衫褴褛的外族女子,这就是他的货物。

方二只是看了看,没有停下脚步,他对这些不感兴趣。

外族的女子,毛孔粗大,体味重,嗯,他不喜欢,汉家美女,她不香么?

走了不远,发现在一个商人身后,站着一群黑奴,个个瘦弱不堪,全身上下只有一块兜裆布,而且还是光着脚,看着来来往往的人们,眼光中透着一丝丝的哀求。

“这位公子,咱这昆仑奴可是昨儿个刚到的,都已经被调教过了,听话,吃的少,力气大,让干嘛干嘛,怎么样?买几个回去?”

那商人看到方二一直盯着黑奴,连忙上前打招呼。

“就这瘦的跟黑猴子似的,还力气大?别回头没养两天再累死了!”

方二一脸的不屑。

要说这些家伙力气大,他倒是信的,前提是把他们好好养一段时间。

但是要说这群在后世以干一天歇两天,钱到手就罢工的家伙让干嘛干嘛,方二是真心的不相信。

对着那商人摆了摆手,便继续向前走去。

“你这贱人!还敢跑,看老子不打死你!”

就在这个时候,一声怒吼从不远处传来。

方二没走几步,就看到一个商人拿着鞭子抽着一个少女。

看到那少女的长相,方二就是一呆。

这。。

特么的,和后世的那个谁长的太像了!

再看那身前的两个大包,颇具规模啊,这么小本钱就这么雄厚了!

嗯,方二发誓,他只是感觉这长像比较能勾起他回忆,大白包子什么的他真不在乎。

嗯,这是真心话。

就在这个时候,越来越多的人聚了过来。

那商人又拿着鞭子朝着那少女背上又抽了过去。

“住手!”

方二实在看不下去了,这尼玛太可恶了,像这样花儿一样的女子,怎么能这么抽呢?

要抽也是晚上无人的时候,拿着蜡烛小皮鞭轻轻的抽啊。

好吧,这想法也太邪恶了。

想着想着方二脸上就浮现出了一丝邪笑。

那商人看到有人阻止自己,刚想发火,看到方二这一身打扮,马上就变了脸。

一脸恭维的走到方二身前,行了一礼道:“鄙人姓张,是这间牙行的掌柜,公子可是看了上我这小丫头?”

“谈不上看上没看上,只是看不得你这么欺负一个弱女子,说说价格吧,合适的话我就带走了。”

张掌柜仔细的看了看方二的衣着,从来没有见过的面料和款式,再看胸口那个巴掌大的下山虎,锈的是精致无比,一看就知道价值不斐。

“一百两银子!这可是大家闺秀出身,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她爹犯了事,连累了一家人,平日里这种货色可是很少有的,怎么样?公子带回去做个暖床丫鬟?”

张掌柜一脸贱笑,对着方二做出了一个你懂的表情。

神特么你懂的。

老子是那种人么!

听到这张掌柜的报价,周围的人看着方二就像是看大傻子一样。

“嘿嘿,这老张是真狠啊,看人家公子哥衣着不凡,这就开始漫天要价了。”

“那可不,不过话说回来,这公子哥穿的这衣服看上去真精神啊,还有那面料,从来没见过,再看那绣的下山虎,绣工不凡,不知道是哪里出产的。”

“对,等下问问他。”

“你们说这公子哥儿会不会出这一百两银子?”

“哪儿能呢,一百两,都够去望仙楼找那花魁浪一夜了。人家又不傻!”

“嘿嘿,这你们就不懂了,这些有钱家的公子哥儿,就喜欢按着自己的调调,买了女婢回去调教着玩。”

几个看热闹的七嘴八舌的在议论着方二和他身上的衣服。

方二听的脸都绿了,尼玛的,老子怎么感觉被人当成了大傻子呢。

“这些不重要,我只是见不得你拿鞭子抽人家,一百两太贵了,二十两,行的话就成交,不行你留着慢慢抽吧。”

方二也不想做冤大头,从这货的表情他就知道这货准备宰自己一刀。

但是,那大秘密的长相,实在是看的他心里痒痒的。

“这位公子,哪有您这么还价的,一下子砍了大半,您再加点,五十两,少一个铜板不卖!”

张掌柜听到方二还价,脸色瞬间就苦了,然后坚定的看着方二。

“虎子,走!”

方二不再还价,冲虎子使了个眼色就往外面走去。

心里却在不停的嘀咕着,快叫我,快叫我,快叫住我啊。

“公子慢走,二十两就二十两!看公子气质不凡,就当是跟公子交个朋友了!”

张掌柜果然在身后喊了起来。

方二心里乐开了花。

二十两,也就折算成两万块,这尼玛在后世娶个媳妇连三金都买不起,别说彩礼了。

现在直接买回家了,还不用给买车买房,买化妆品和包包,赚大了。

“嗯?这么痛快的么?我是不是给高了?”

方二还假装很肉痛的转过身来看着张掌柜。

这张掌柜咬着牙,对着一边的伙计喊道:“站着干嘛?一点眼力见儿都没有,还不快去把这婢子的卖身文书拿过来?”

一边的小伙计连忙到跑后面的店铺里,取出一张文书递给了张掌柜。

张掌柜一边接过文书,一边对方二说道:“公子,二十两,真的已经亏本了,您就别再打趣了。”

方二才不信,谁信谁特么就是傻子。

亏钱的买卖傻子才愿意做。

付了钱,方二将这女孩儿的卖身文书收好之后,又看向张掌柜:“贵店可有能买回去做护院的奴仆?”

一事不劳二主,能少跑几家就少跑几家。

张掌柜听到方二的话,脸上瞬间大喜。

连忙拉着方二进了店铺里面。

虎子跟了进去,大力则在外面看着那个刚买来的少女。

张掌柜带着方二绕过店铺的正厅,直接进了内院。

内院里,东一群,西一群的聚着一些待售的奴仆。

“公子,这些都是本店上好的货色,身强力壮,文书齐全,一口价,男的五两,女的十两,您看需要几人?”

张掌柜指着这些人向方二介绍道。

这价格还算公道。

小说《我在大唐卖军火》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好!既然方大哥决心要学,那兄弟就教你!以后每日下值,我会过来教你。”

“好!那就多谢处默兄弟!小青!拿酒来,再去炒几个菜来,今日我和处默兄弟大醉一场,从明日起!习武!”

方二高兴的站起身对身后的小青说道。

小青看他这么高兴,充满斗志的样子,自己也打从心里高兴。

灶房就冒出了袅袅炊烟。

而方二者与程处默闲聊了起来。

闲聊中,方二知道了张伯现在已经官居右武卫大将军,享食邑七百户,程处默现在就在张伯帐下任校尉。

而尉迟恭前不久也受封右武候大将军,爵位吴国公,两家关系很好,尉迟宝林和程处默也是整天好的跟穿一条裤子似的。

说到这里,方二提议,派人去请尉迟宝林过来,一同饮酒认识一下。

方二当然没有拒绝,他可是很想认识一下,这位传说中活了三百多岁,后来甚至还和狄青有过交集的神人!

小青刚把酒菜端上来,一个黑脸少年在虎子的带领下,进了院子。

这少年皮肤黝黑,长相却十分的俊朗,右手一杆丈八蛇矛,腰间还挂着一把钢锏,身披亮银甲,看起来是威武不凡。

“哈哈哈,宝林,快快过来,我跟你介绍,这位就是方大哥,方大哥,这位就是我尉迟伯伯家的大公子宝林。”

程处默连忙起身给两人介绍。

“宝林公子,在下方二,有礼了,还请快快坐下,刚好酒菜已经准备好了,咱们边吃边聊。”

方二起身,热情的将尉迟宝林拉到一张椅子边上,指着桌上的酒菜说道。

“方大哥,我和处默年纪相仿,他都叫你大哥了,却叫我公子,这是看不起我是吧?”

尉迟宝林佯怒的说道。

“哈哈哈哈,宝林兄弟,是我见外了,等会儿自罚三杯,来人,侍候咱们宝林兄弟卸甲,自己家里,还是脱了这盔甲喝酒才方便。”

方二从尉迟宝林手中提过长矛,随手扔给了一边的下人。

虎子连忙上来帮着尉迟宝林卸甲。

等一切都弄好了之后,三人落座。

方二提起酒坛,给桌上的杯子都倒满了酒,然后举起酒杯,对着二人道:“今天方某很高兴,能够结识二位兄弟,什么也不说了,方某先干为敬!”

说完就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吼!爽!二位兄弟,请!”

方二对着程处默二人一伸手,做了个请饮的动作。

“这两天,天天听我爹念叨着说方大哥家的好酒,今日有幸,来,宝林,咱们就敬方大哥!”

程处默端起杯子,对着尉迟宝林伸了过去。

尉迟宝林同样端起杯子,和他碰了一下。

两人同时一饮而尽。

酒入口,二人同时捂住嘴巴。

这和他们的爹当时的反应是一样的。

等到二人适应了之后,同时开口说道:“果真好酒!”

“既然好喝,那就多喝点,来,再尝尝我家丫头做的下酒菜。”

方二拿起筷子,示意二人吃菜。

桌上一共上了四道菜。

葱花炒蛋,炒青菜,葱爆羊肉,还有一盘则是小咸菜。

程处默和尉迟宝林都是习武出身,最喜肉食,二人不约而同的将筷子伸向了那盘羊肉。

等吃到嘴里,二人大感意外。

“方大哥,你家这丫头不简单啊,这又膻又柴的羊肉都能做这么好吃?回头让我家厨子过来学学呗?”

程处默咀嚼着嘴里的羊肉,很是惊讶的说道。

“小事,让人来学就是了,以后这些都会在酒楼里对外出售,都是自家的东西没什么不能学的。”

方二对这个无所谓,炒菜而已,这东西也没啥机密的,有心人吃几次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三人一直从中午喝到晚上,醉得跟一摊烂泥似的。

方二这是来到这里后第一次喝醉。

等方二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中午了。

程处默和尉迟宝林二人还要当职,一大早就走了。

在小青的侍候下,穿上了衣服,洗漱之后,就在院子里活动起来。

稍稍热身一会儿,就去看了看柱子。

柱子的伤已经大好,可以正常走动了。

只不过受伤的那个肩膀还不能乱动。

“少爷,我这已经差不多快好了,您就让我回门房吧,住在您屋里,我这心里别扭的慌。”

说着,柱子还拍了拍受伤的肩膀。

方二看他的动作,应该是愈合的差不多了:“那行,你就回门房去吧。多休息,彻底没事了再做事。”

“哎!谢谢少爷!那小的现在就去了。”

柱子说完,一溜烟儿的跑去门房了。

方二很无奈,这帮家伙,对他们好了反而不适应了。

刚准备去灶房找点吃的,程处默和尉迟宝林一起来了。

“方大哥,我来教你习武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